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 » 愚孝一家

愚孝一家

2021-02-23  分类: 推荐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愚孝一家

文/邱燕

得病如山倒,去病如抽丝。2020年8月底,母亲在肥城大哥那里突发疾病,送至医院,查出来脑部一条陈旧性血栓,不久出院。后来化验出是抗ko阳性,血沉较高,大夫诊断是风湿病发作。本来以为母亲的一场小病,是速战速决的闪电战,很快就能恢复健康,没想到治着治着就成了一场旷日的持久战,这不一拖半年下去了。总以为希望在眼前,度过黎明前黑暗就迎来曙光,实际上风湿病真不是那么简单。加上机体退行性老化,体内日积月累的风湿伤寒反复发作竟是如此顽固。渐渐地,我们兄妹也都有了八年乃至十四年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

对突如其来的病痛,母亲深感恐慌与焦虑,总是说从年轻没有丧过良心,没有做过对不住人的事,不知道哪辈子做的孽,需要受这种罪。这么大岁数,死了也不算少亡了,谁也不挂着了,老天爷快点叫我走吧。母亲总是说好不了了,光剩下占乎人了,她难以接受不能自理让别人照顾的现实,她不愿拖累儿女,总想“想法儿”了断自己。父亲拉着她的手抹泪说,你要自行了断了可不行,这样陷小孩儿们什么境地?再说你不挂着孩子,你还不挂着我吗?经父亲这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说,多少管用,母亲逐步打消了那些念头。姐姐说,爹娘在家就在,你不能动了,我们轮流伺候你,谁不愿意有爹有娘啊!娘说,这个床前苦,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说,娘咱想想那些得了不治之症的人,被判死刑,天天等着死亡通知,咱现在的皮肉之苦比那个罪好多了,再说,咱是一天比一天见好啊!大哥说,停了暖就去肥城他那里,楼上楼下的都来了也住得下。姐姐说,等天暖和了就去平阴跟着她,住农村院落接地气,出来进去都方便,妈说,还去你那里?哪里也不去了,去哪里恐怕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父母愿意跟着小哥哥,在小哥哥这里,父母觉得一切便(bian)宜,顺心顺意。

小哥哥话不多,只说父母家在农村,只要他们衣食无忧,有病能医,就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父母没有白养。“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这句古话放在我小哥哥这里,那是千真万确。百孝顺为先,看他千依百顺,让人从心里简直认定为“愚孝”。

几年前父亲患心梗,体内放了几个支架,大夫嘱咐禁烟禁酒,父亲戒了一年多的烟酒,陆续又拾起来了。小哥哥从不多言,只是默默地把好酒放在储藏室,父亲一小壶一小壶地灌来慢慢滋洇着喝点。夏天,父亲拉开纱窗抽烟,有时候忘了关,屋里容易进蚊子,哥哥就网上买来灭蚊灯,客厅、卧室、卫生间多放几个,父亲忘了就忘了吧,这样补救一下也不妨碍生活。在卫生间安装了扶手,母亲起来坐下都紧紧抓住它。

母亲这次患风湿病,行动不便,上下楼费劲,哥哥买了爬楼机,姐姐一听爬楼机花费八九千,心疼地说,让你小哥哥把爬楼机退了,咱用不着。哥哥说,父母年纪大了,我们都得正视现实,爬楼机上连担架都有,咱娘不能坐了,还可以躺在担架上抬着走。看啊,一时间,家里进入了老年社会:带轮子的座椅,平时走路推着它,停下来就可以坐下;可以推着走动的坐便椅,坐便椅比马桶高些,妈妈能自如地坐下起来;买来走到哪里都当坐凳的购物小车,走累了,还可以当轮椅推着走。护膝、护腿、护肩、后面系扣的改版衣服、剪开裤角的秋裤、挖掉领子的上衣、剪开脚脖子的袜子、走步机、小机器人、坐垫、腰靠、痒痒挠、艾灸护腰、艾灸坐墩。

我是伺候母亲的主力。长大这么多年了,从没有像现在一样与母亲全天候24小时相守。我愿倾尽所有的柔情侍候母亲,知疼知热,做母亲最贴心的小棉袄。

久病的母亲蜷缩在床上,像极了一只蚕。她每次要求翻身都是急促的,可以想象她的骨头是被硌得生痛,刺人的心。深夜的睡意朦胧中,知道母亲又拽不动被子,我的右脚直接帮她挑起来,揭了被子的母亲,两条腿慢慢地由朝左翻转到朝右,左腿压住右腿,左腿探出一点,身子才比较稳定,有时候需要挪动枕头,母亲穿着护肩,护肩里面是秋衣,夜里上身不用盖被子。一边翻身一边蹙眉呻吟,母亲是个从不虚火的人,她要是说疼,那就是难以忍受了。连续一段时间,母亲几乎每天都得哭一场,说活着就剩下受罪了,不想受这个罪了。那天哭着说哪个孝顺的儿女给点药吃,死了就不受罪了。每次治疗有一点效果,我心里就燃起希望,母亲总是说,不能高兴得太早了,得看长期效果。每天,我都有十几、几十次机会抱着母亲,像抱婴儿一样,左手托脖子,右手抱腿,加上母亲配合用力,这样躺下起床都比较顺利。母亲说,人老了身子就沉了。人的骨头是起支撑作用的,真正的运动系统是肌肉,肌肉不好好配合了,行动就受限。前几年,母亲得了慢阻肺,每到秋冬季节发作,后来经常吃一种叫“喘舒片”的激素类药物,估计是用激素用的。而这个风湿病,也是长期积累的毛病。想想母亲这一生,在少吃无穿,缺油少盐,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家庭里,真是受罪了。守着母亲,减轻母亲身体的痛苦是最大的心愿。

端水端饭,看着视频学习做菜,变着花样给父亲做可口的饭吃。脾胃是后天之本,养好脾胃,营养跟上,身体就抗折腾。端屎端尿,擦屁股、提裤子,烫脚剪趾甲,脚趾头缝里加纸,母亲的脚舒服,按推耳脑肩颈脊柱臀部大腿膝盖,抹药,梳头洗脸,不离须臾。母亲用人了,争取随叫随到,一声就到,有时候出门买菜,就指派一个人坐到母亲身边来,听候差遣。有事了我就打电话让姐姐或弟妹来替几天班,就想让母亲感觉到我是个靠得住的孩子,这个闺女没白养。

孝养双亲分几个层次,养身、养心、养志。孝身养心尚可,养志难度太大,是我难以做到的。

【作者简介】邱燕(女),山东泰安肥城人,早年从事教育,后经商,研习花艺多年,主导创办千佛山花卉文化市场并出任市场总经理。2006年创立济南飞润达景观园林公司,承接园林景观工程。热爱文字,酷爱读书,笔耕不辍,陆续在各大报刊、各大知名网络平台发表作品上百篇;2018年主编红色经典专著《沂蒙精神·中国梦》;2020年获中国十大新锐诗人称号。业余创办九如诗社、嘉尚学堂,现居济南,山东省诗词学会会员,任山东省人文艺术研究院办公室主任。

相关阅读:

散文:寻春

溪口

乡情散文:当年的暖水瓶

散文:一盏茶的时光

人间差别大(散文)

读书真好

七律:寄友人

怀念,我恍若梦中的北欧之行

莫惜寻常到

种田技术过去时

版权申明:本文 愚孝一家 由爬虫自动爬取作为本站智能推荐算法基础数据,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告知,我们会在收到邮件的24小时内删除。

文章认领可获得10倍积分,详情请咨询客服。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