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 » 人的堕落与科学的基础

人的堕落与科学的基础

2021-04-29  分类: 推荐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作者:[澳]彼得·哈里森 著,张卜天 译转自:历史学人(ID:The_Historian)
本书所阐述的主张,是对现代哲学和科学的起源以及一般意义上现代性之开端的一些常见看法的重大挑战。这里,我们不妨预先指出该论点与一些标准立场之间的关系。
在最一般的层面上,本书试图质疑这样一种想法,即包括自然哲学在内的现代早期哲学,主要关注的是方法问题和认识论本身。而我将指出,首要的关注焦点其实是人性(最宽泛意义上的“人论”),认识论关切虽然无疑是存在的,但却从属于它。这与一种流传甚广的观点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观点认为,17世纪专注于知识的基础,并且用从形而上学到认识论的转变来刻画从中世纪到现代的转变。根据这种论述,笛卡尔提出了一个怀疑论难题,然后用他自己激进的基础主义解决了这个难题,从而开创了现代。
按照由此设定的议程,英国经验论者对笛卡尔的唯理论提出反驳,然后留待伊曼努尔·康德(或者可能是黑格尔,这取决于一个人的哲学偏好)提供对知识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例如,这种版本的现代哲学史可见于库诺·菲舍尔(Kuno Fischer,1824-1907)的极富影响的著作。菲舍尔将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集》(Meditations)牢固地确立为现代性的奠基性文献,并认为现代哲学的典型特征就是唯理论者与经验论者之间的分裂,这种分裂被伊曼努尔·康德的批判哲学所弥合。
许多现代哲学导论仍然遵循着这一思路,本科生通常会经由《第一哲学沉思集》被引入这门学科。与这种被普遍接受的观点密不可分的一种看法是,现代的认识论方案本质上是世俗的,代表着理性对信仰的支配地位,并且为接下来的启蒙时代确立了条件。于是,笛卡尔依靠神作为其基础方案的保证常常被斥为某种粉饰,旨在安抚潜在的与基督教会有关的批评者。
诚然,笛卡尔的确避免提及包括原罪教义在内的基督教启示真理,并且直言自己不愿参与“神学”讨论。然而在这个方面,他完全不具有典型性,因此总体而言并不是17世纪哲学的良好范例。在17世纪,几乎所有知识讨论都会联系知识提到罪的问题。事实上,也许令人惊讶的是,17世纪的知识讨论与经院哲学的差别并不在于其世俗性,而在于往往比中世纪的经院哲学讨论更明确地依赖于启示神学的帮助。因此,正如我们将会看到的,17世纪对经院哲学的一项常见反驳就是,经院哲学本质上是“异教的”。
该论点的一个变体与本书的论点更为接近,那就是,新教改革通过挑战传统权威而酿成了一场思想危机,这一挑战扩展到了对何为真信仰的标准加以评判,从而使知识问题显得特别尖锐。与宗教改革同时,古代怀疑论被重新发现,这使知识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它用大量论证表明,没有什么东西能被确定地知道。米歇尔·德·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在这些古代学派思想的复兴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的《为雷蒙·塞邦辩护》(Apology for Raymond Sebonde)手法娴熟地讲述了埃利亚的皮浪(Pyrrho of Elis)的怀疑论论证,蒙田及其追随者共同使怀疑论成为17世纪的一种哲学时尚。

受权刊发,选自《人的堕落与科学的基础》,[澳]彼得·哈里森 著,张卜天 译,商务印书馆2021年3月。


事实证明,怀疑论论证对反宗教改革是有用的,因为可以用它们来反驳新教主张的教义确定性。此外,怀疑论提供的标准对策——面对我们的无知,最好是直接遵从自己国家的习俗和传统——不利于采用新的宗教观点(比如新教徒的那些观点)。
笛卡尔同样是关键人物。17世纪初浓厚的怀疑论氛围为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集》提供了出发点,该书以一种激进的怀疑论开始,最后则以清晰分明的观念成功地消除了所有怀疑,从而为知识提供了不容置疑的基础。理查德·波普金(Richard Popkin)最强调怀疑论在现代早期哲学中所起的作用,他认为,蒙田的《为雷蒙·塞邦辩护》是“孕育现代思想的子宫,因为它促使人们要么试图反驳新的皮浪主义,要么设法与之和平共处”。笛卡尔所提供的正是这样一种反驳,由此开创了现代哲学的时代。
这种论点令人信服,而且很有影响力。我自己的观点是,虽然“怀疑论危机”的想法有一定道理,但这场危机不仅源于宗教改革家对传统权威的挑战和古代怀疑论的复兴,而且源于对一种强调堕落及其认识论后果的奥古斯丁主义人论的重新强调。这在英格兰尤其如此,尽管各种版本的奥古斯丁主义在欧洲大陆也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
诚然,怀疑论和奥古斯丁主义人论都会导致对人类知识可靠性的怀疑,但它们提供了截然不同的对策。
在怀疑者看来,我们的无知并非源于一场由人的不服从所引发的巨大灾难,而是人性所固有的,因此需要平静地加以接受。于是,我们不应试图纠正心灵的运作(这些运作当然是有限的),而应接受不可避免的事物,悬搁判断,保持内心的宁静。
而在那些把我们目前的无知状态归因于堕落的人看来,亚当的形象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堕落为人的苦难和易错性提供了一种解释;另一方面,亚当在堕落之前的完美性,包括他那广博的知识,都被认为象征着未被实现的人类潜能,这个满怀希望的向前看的要素未见于古往今来的所有怀疑论表述。
此外,怀疑论的对策与哲学家作为沉思生活倡导者的古典理想是一致的。认真看待堕落的真实性的人,则往往希望扭转或部分扭转其不幸后果,而这需要行动的生活,充满热情地参与到社会领域和自然领域中去。

相关阅读:

高考作文高分秘笈:基础等级之符合题意

扎扎实实打好基础

高一数学基础知识试题选

科学就在身边小学生作文600字

科学小故事50字:蜥蜴

关于科学家的故事50字

奇妙的科学之旅

科学大众

假如我是科学家

有趣的实验现象作文400字

版权申明:本文 人的堕落与科学的基础 由爬虫自动爬取作为本站智能推荐算法基础数据,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邮件告知,我们会在收到邮件的24小时内删除。

文章认领可获得10倍积分,详情请咨询客服。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