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第页

07月15日

我愿意是急流

发布: wennn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22

我愿意是急流 [匈牙利]裴多菲我愿意是急流,山里的小河,在崎岖的路上,岩石上经过……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在我的浪花中快乐地游来游去。我愿意是荒林,在河流的两岸,对一阵阵的…

阅读全文

07月03日

自己按门铃自己听

发布: wennn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27

冬天来得很迟你有我的地址信箱里有钥匙没人知你是我的眼泪琴弦上的玫瑰天亮时的派对 好滋味我会自己按门铃 自己听自己茂盛了 自己凋零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病自己的狰狞我们自…

阅读全文

06月28日

诗两首——《雨后》《水手》

发布: wennn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34

雨后陈敬容雨后黄昏的天空,静穆如祈祷女肩上的披巾;树叶的碧意是一个流动的海热的躯体在那儿沐浴。我们避雨到槐树底下,坐着看雨后的云霞,看黄昏退落,看黑夜行进,看林梢闪出…

阅读全文

06月04日

这样也是那样也是

发布: 勤可书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33

我凝望你眼眸也要留意脚下的泥地躲在畸形的回廊为什么开始琢磨风停风起的时序我听人说马儿早登堂入室我听你说在塑装中找到了真谛不由分说,我们必须保持每一寸洁净,谁能断言这…

阅读全文

06月03日

新娘

发布: 勤可书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18

梦魇的花枝,崩裂的花束。从蓓蕾流出,这不是祝福,只是驱赶。在这里白色是葬礼。宴席哗然,生灵抽离于你我,上下悠悠,远嫁的人们,愿不沉陷于流沙,魂乎归来魂乎归来这里永远有为你们凝噎…

阅读全文

06月02日

一场谍战电影

发布: 勤可书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14

刚才阵痛来的时候,我慢了半拍,止痛药就把它蒙了。打扫好房间,梳理出崭新的垃圾,心门在震动,坐立难安的我和满怀欣喜的我,都渴望紧实的肌理会伸展出一丝恐惧。纤细,漫步而来,萦绕在薄…

阅读全文

05月03日

七月

发布: 小月饼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120

尽管我们吃石子…

阅读全文

04月30日

果子静静熟了

发布: 憧憬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116

​果子静静熟了。
直到与孤独一样大,也不采摘。
在许多路,遇到自己来时的脚印。…

阅读全文

04月27日

屋檐的风铃

发布: wennn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112

花开的声音那样轻盈还是惊醒了你的清梦,细香无意随着风过轻拂你俊朗的颜容,丝丝阳光透过窗帘挂着留恋。彩云在蓝天上轻荡,不知名的鸟儿来回盘旋,是谁扬手转动万千风铃,清脆的铃声…

阅读全文

04月26日

简单的一天

发布: wennn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89

居家的楼栋是西户,只因没有东户,所以有个东窗,从东窗外望,有一休闲公园,纵寒冷的冬季,也有绿植,所以,凭东窗赏景就成了一件美事,尤其是清晨。 近来受新冠病毒的干扰,加之温度稍低,公园…

阅读全文

04月26日

失梦人

发布: wennn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88

文/沐妍兮二:心门天黑了星星躲了起来乌云把月亮也藏了在这样的黑暗里谁不曾奢望一缕光世人的言语像冷冰冰的风吹过每一个细碎的伤口像是讽刺难道每个不善言辞的灵魂都活该独…

阅读全文

03月06日

这年我十七

发布: 某某某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94

这年我十七。

阅读全文

03月01日

小春赋

发布: 寒气比伯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101

此次春节,本来就想写一篇小赋来作为祝春之文。前些天写好了。但这两天通过一些机缘。认为应该更深入的写出现实感,写出我经历的这个时代,这个时间段,我所经历,所感受(甚至是承受)的事件。作出作为历史记录和生命体验的文字。…

阅读全文

01月17日

五月与六月的诗

发布: Joycej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178

山的背阴面的房间黄昏时 你变成房梁上的蜡烛 我们对坐,饮茶,直到夏天的重量 折断春草柔软的骨头在第三百二十八个下雨天 夜幕和水蚁落下来的时候 变成了一株不会说话的植物 对…

阅读全文

01月14日

几首诗

发布: 田凡花 | 分类: 现代诗歌 | 评论: 0人 | 浏览: 86

​照片上 一女的 在路灯下 歪着脑袋靠墙站着 手里举着一串长 长的金黄的花 我认出那花 是天堂鸟 她身后是墙 是满墙的涂鸦 又多又狂乱的黑线条 几乎要把她吸进去 融化掉 那是夜里一点多 她从路边折下这支花 然后高高地举了起来 后来呢,花去了哪里? 花枯萎了,扔了 她呢,她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眼神下垂又微微抬起 我猜不透她,也就 是说,我猜不透我自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