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低处的风

低处的风

2018-03-13  分类: 现代诗歌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一、低处的风
  
  我承认我逡巡那人间的缺口,瘦骨嶙峋
  太多棱角和刀锋,一次次逆流而生
  呼啸只是伤痛的一小部分,大都数
  都死于荒芜,四分五裂——
  
  远未深入,被自闭在春天之外
  用无色、无味、无形,出没
  多么偏执的存在,和无名的失落
  缺少的是,催生草长莺飞一个绝对理由
  
  道明这样的真相,一些针对其实并不存在
  就像我们彼此的沉默,安静到互是陌生人的信任
  都不擅长言辞,更愿意热衷对话山水
  “世界将借由我的声音知道我”,纯粹而吻合
  
  二、风,在细数生活的缝隙
  
  风,在细数生活的缝隙
  二月薄凉,窗外的西山举着苍莽
  随风顺势,充满枯枝朔朔的喟叹
  像是在深呼吸,又像是支吾难言的腹语
  
  不能触手可及,也不能言及于此
  迥异的声响,似在力挽狂澜
  倒伏下去的草,将整个荒原突集搬动
  所有的现象,正隔空传递、袭来
  
  计取和揣摩,都有相似的窗口
  现实的偏激和狭隘,注定是应声而落
  隔着的玻璃、路,或者难以启齿的言辞
  无疑都渗透于身体的骨缝,终此一生
  
  三、一夜的风声
  
  风声怒吼,深夜被撕破
  歇斯底里,像是不肯放过的仇视
  被愤怒赶着,拼命搬动、驾驭
  积困的魔兽,剑拔弩张——
  
  如此崩溃,似那暗插在
  喉管的刺,在唇齿间猛力抖动
  横着一条心,炸裂、爆响
  要在顷刻,吞灭黑夜——
  
  风不是毫无由来,突露出棱角
  季节到了最后的出口,再大的深渊
  也不过是终极的毁灭,就是要
  彻彻底底,起到颠覆性的效果
  
  四、在二月
  
  我没有听见鸟鸣,枝头稀疏
  田野还尚在沉睡,固守自己残梦
  也不见人迹,构成早春特有的
  自然界,相互僵持不下的唏嘘
  
  气温更是相对薄弱,不能赋予依托
  而我闲作游荡状,持有寒冬的冻疮
  与分裂过的潦倒,不发一语
  依旧思忖,非有非无的必须或可能
  
  手已无可握,任何方式的风向
  冷暖的适度,都会敏感到骨缝
  不断地打探,一次次铩羽而归
  甚至绝望地伸出手去,“春天,救我”
  
  五、春风起
  
  风又起了,雨水一过
  春便来了,季节递转准确
  且明显,风的一边
  梅枝拟好迎春词,伸展在路口
  
  风在葡匐前行,沿着原野
  风化、蔓延,寒窗之上
  仰望者的双目,雾帘还未曾撂开
  暗自凉薄,祸及纸上文字潮湿
  
  有什么可以去抚慰,忽略
  失重的疮痕,交出盾牌
  和身上带刺的道具,从中突围
  意念中膻变,旧貌换新颜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低处的风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xiandaishige/84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