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评 » 过春天影评

过春天影评

2019-03-18  分类: 影评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image.png

令人欣慰的是影片没有辜负我一大早的肿泡眼。

一开始我不知道片名《过春天》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台词第一次出现“过春天告诉你”,我想着大概是某种暗语,意思是带着走私的货物成功过关之类的,回来查了一下确实是差不多意思。

过了这道关,要说英文写繁体,像鱼群挤到水面呼吸空气;进了这道门,要被监控陪笑脸,在大鱼吃小鱼的规则里谋生。没教鲨鱼游泳就扔进大海,没让城市变冷就盼望落雪,没给手枪装弹就扣动扳机,没给货船检查就驾驶出海。把飞机当成流星祈祷,把失火当成福兆祈愿。反正过得了春天,也过不了青春这道险关。

残酷青春片,是青春题材电影的一种亚类型。《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编剧杨顺清便曾这样解释过残酷青春片的脉络。普通电影讲述“男孩遇上女孩,男孩爱上女孩”,便到此结束。而那些真正的经典,则倾向于讲述青春的本质即残酷。所以《牯岭街》最后是“男孩杀死女孩,男孩变成男人”。《过春天》便是这样一部讲述女孩如何成长为女人的残酷青春电影。不卖苦不矫情,新人导演白雪想要做的,便是以真实和残酷重新定义青春片。

电影英文名叫“The Crossing”既有“跨过”也有“十字路口”的意思。既是对剧情的影射,也是对少女主人公处于人生十字路口的隐喻。主人公佩佩处于青春的节点之上,为了和好友前往日本,她必须在短时间内凑出一笔机票钱。而在她和这笔钱之间,要跨过的,正是长大成人的距离。

每个人都是自己原生家庭的投射,但佩佩的家庭却是完全割裂的。父亲是来自香港的卡车司机,也经常穿越港陆两地,母亲则是住在深圳的大陆小三。在父母分开后,她则成了往返春天的“无家的人”。打工时,别人问她家在哪里,她闪烁其词,只说“很远”,因为她的家不在香港。但大陆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她鄙夷的那个母亲,似乎也没有家的温暖。而父亲则代表了佩佩对香港的印象,情感上亲近,但现实里疏远,并非真正的归属。靠着学生装伪装的佩佩,每天的日常便是穿梭在香港和大陆之间。也正是她既属于两边又疏离于任何的状态,让她成了偷带iPhone的最佳人选。

当破碎的家庭不足以寄托情感时,就必须在别处寻找归宿。在加入水客组织后,她把全部感情投入到组织中。所有人都叫她“佩佩姐”,组织里最令人尊敬的“花姐”,更主动要求收她做干女儿。初入社会的佩佩,有些飘飘然。但阿豪却提醒她,他不是“佩佩姐”,她还只是个孩子,而这些人并不是她的朋友。

在本片中,导演白雪捕捉到了深圳和香港两地的不同特质,靠着一道海关将二者隔开。香港是充满诱惑的大都市,有钱人游艇派对,没钱的人便利店打工,保守的人守着简单的工作,激进的人成为走私水客,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但每个人的位置又早已固化,没有真正出头之日。阿豪站在山顶大喊“I’m the king of Hong Kong!”,但事实上,他可能永远只是个nobody。

深圳则是一个渴望开放,带着饥渴的城市。这里的人更多的是迷茫,迷茫自己在世界的位置,迷茫未来到底在哪里。一个手机,便可以在电脑城引起骚动,大家争先恐后抢购,他们对世界依然饥渴。甚至连不求上进的母亲,也在努力学习着西班牙语,幻想着有一天能离开这个城市。不停走私进来的手机,代表着外面世界的讯息,从层层封闭的海关,进入这里。

饰演佩佩的黄尧本是个河南人,却在广东佛山长大,像佩佩一样,自带南北差异。她也将这个处于矛盾中的少女展现的异常自然。正如伍迪·艾伦在《安妮·霍尔》里说“鲨鱼必须一直游动,要么就会死亡”。鲨鱼也成了片中一直行走的佩佩的代表动物。白雪曾在点映时说过自己曾在电视上看到过一只搁浅的鲨鱼,觉得是对于本片最好的隐喻,也曾想把这一幕搬到电影里,但由于预算不足,最终只在电影中放了一只家养小鲨鱼。但鲨鱼的小也对应了佩佩的年轻,鲨鱼即便受困于鱼缸也必须不停的移动,佩佩受困于家庭,而不停移动则是她自己的逃避的方式。因为没有故乡,那所到之处皆可以是故乡。

虽然本片是一部讲述青少年犯罪的电影,但与同类题材一般更注重悬疑不同的是,导演对于青春少女个体的关注。佩佩选择当水客,并不完全是因为缺钱,而更是为了寻找认同。她其实早已存够了去日本的机票,身边的人已在劝她收手,但却并不影响她越做越大。因为被认同是一种瘾,她先是在“花姐”身上尝到,后又在阿豪身上获得。这些认同也成了她最大的动力。电影最后,佩佩选择将鲨鱼放生,自然也是让自己放手的隐喻。

片中最有魅力的一场戏,亦是最暧昧的一场。佩佩与阿豪想要脱离组织,来一票大的。二人在霓虹灯光下,互相撩起衣服绑手机,青涩中透着欲望。这也许是国产青春片中,最接近性爱戏的一次。青春迸发中,互相信任的两个人成为了彼此的归宿,佩佩的成人礼,其实在这一刻已经完成。这之后的被抓,已经是二人心知肚明,写好的命。

在成长道路上经历一劫后,她最终带着被骗的妈妈来到了香港,登上了曾经那座山头。此时,她成了引导过自己的阿豪,第一次离开大陆的妈妈,成了不久前还需要目标的自己。母亲感叹,“原来这就是香港啊”。但对于佩佩来说,这里已经再熟悉不过。这也许就是残酷青春所带给人的最终成长吧。

相关阅读:

过春天观后感

路过春天

走过春天

版权申明:本文 过春天影评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yingping/20190318/171351.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