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疯狂的口腹之娱

疯狂的口腹之娱

2018-05-22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晋武帝司马炎统一中国,取代曹魏政权称帝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无为而治,使社会经济得到了一定的恢复,但就像果实一旦成熟,就要开始腐败一样,官僚阶层都迫不及待地走向了奢侈腐败,其畸形程度,也突出地表现在了对于吃的憧憬上。太傅何曾“日食万钱,犹曰无下箸处。”他的儿子何劭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是“食必尽四方珍异,一日之供,以钱二万为限。”除了肆意挥霍,还突出地表现出了极其残酷的一面,比如那个以斗富而出了名的石崇,用美女劝酒,谁不喝就杀了美女,弄得不喝酒的人也只好勉强喝了。《世说新语》说王导和王敦在石崇家喝酒,王敦“固不饮以观其变”,杀了三人以后王导看不过去了,可是王敦却对他说:他杀他自家人,关你何事!斗富中多次败在他手下的王恺,有一次又被他家的豆粥和“韭蓱齑”吸引了眼球,因为煮豆粥是需要较长时间的,可是石崇能够“咄嗟便办”,只要吩咐一声,须臾间就热腾腾地端上来了。大冬天绿叶的韭菜也是稀罕物,他怎能这么容易拿出来呢?结果悄悄出钱,才向石崇的手下人那里得知,豆粥,是先预备下加工成的熟豆粉末,客人一到先煮好白粥,再将豆末投放进去就成了;“韭蓱齑”也不过是将韭菜根捣碎后掺在麦苗里而已。
  坐牛车是那时的一种时尚,王恺有一头叫“八百里驳”的牛是出了名的,石崇的牛虽然看上去不如王恺的,但郁闷的是,他们一起坐着牛车出游,回来时抢着进洛阳城却总能超过王恺的牛车。还是出钱打听才知道,那是因为驾牛者的技术好。于是知道了秘密的王恺总算扳回了一城。但石崇手下得了王恺钱财而透露消息的帐下都督、驾车人却被石崇杀了!
  紧接着,王恺又遇到了郁闷事,这回是驸马王济对王恺说:你知道我射箭的本领不如你,但今天我们来赌射这头牛,赌金千万。王恺自然不肯服输,谁料,王济张弓一箭正中,硬生生将这头最牛的牛给射死了。然后他让人杀牛烧炙了牛心,王济只尝了一口,便扬长而去了!可怜“八百里驳”就这样没了!
  说起这位王济吃的奢侈,就是晋武帝也为之大跌眼镜,有一回晋武帝去他家做客,看到他家招待客人不用餐桌,而让百馀名身着盛装、精心打扮的美女用手托着盛有美味佳餚的盘碟,美称为“肉台盘”,宾客们一边品嚐美食,一边欣赏美女。晋武帝发现他们家的蒸小猪异于常味,问之知为人奶所喂!这种连王恺、石崇都没想到的极端行为,让这位皇帝岳父听了也极为不平,于是没等吃完饭就离席而去了!
  当时有一个叫傅咸的大臣,上了一道奏章给晋武帝。他说,这种严重的奢侈浪费比天灾还要严重。现在这样比阔气,比奢侈,不但不被责罚,反而被认为是荣耀的事。这样下去怎么了得?但晋武帝哪管这些事,除了用高压手段肆意杀害异己以外,他自己也跟石崇、王恺一样,正在加紧搜刮,穷奢极侈着呢!这就注定要发生大乱了,所以不久就从内部发生了八王之乱,从晋武帝死到晋愍帝时西晋灭亡只用了短短二十六年,这时,晋愍帝只能狼狈地吃大都督曲允令人寻到的一块酒糟了。好容易司马睿南渡建立了东晋,也因为物质贫乏,达官贵人也难吃到肉,每得到一头猪,他们便割下猪项上的一块肉,送给晋元帝,群臣百官都不敢私自享用,被时人称为“禁脔”。
  有老饕说,吃一顿就少一顿了,所以每次离开餐厅的时候,总有再回去吃一次的冲动,因为死了就不能吃了。有人进一步说:就是死了,还是要吃的!但不管怎么说,极端的吃在有些人看来,也许是一种占有慾和虚荣心的满足,是捞了一把洋洋得意的表现。不过,如果能在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猛吃猛喝的时候,停顿片刻静心自省一下,也许就会发现那不过是某些沉淀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潜意识正在作怪,如果这种疯狂还不至于到达绝望的程度,那么,吃酒糟以及“禁脔”的命运,也许就不会来的这么快了。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疯狂的口腹之娱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126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