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yesorno

yesorno

2018-06-14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大家能看懂题目的意思吗?这可不是赵同学故意显示自己英文水平多好,而是源自于女儿的一句问话:“yesorno?是或者不是,请二选一!”
  好吧,事情从头收起,小赵同学似乎临乡情怯,马上快放假回家了,反而有点敏感,打电话的时候期期艾艾的,一会儿说父亲节要给我买件礼物,一会儿又说买啥我也不会喜欢,算了吧!这让我很是不甘心,做父亲永远不如女儿和母亲贴心,可以化妆品营养品衣服要啥都行,我去年父亲节要了一把夜光伞,就好像成了女儿大功劳,回家来非要我大大表扬一番,说是万里之外扛着这么一个大家伙回,海关的人都怀疑是不是暗藏了啥?非要打开验证一下。我不喜欢这种给人礼物非要人感谢的举动,当时说过气话:“再也不要礼物了!”
  现在没想到我都忘了,一年之后这家伙居然还没忘,好吧,不给就不给吧,这个父亲节正好是端午,我决定自己给自己买一个大粽子吃!
  电话里,女儿忽然问我一个问题:“爸爸,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
  “这个,这个?”我忽然无法回答了,想起了那个很有名的女性问题:“我和你妈掉进水里,你先救谁?”没想到女儿居然给我出这个疑问句,赵同学是不喜欢撒谎的人,一下子居然没反应怎么回答,好像应该大概是吧,但是这一犹豫女儿不高兴了。“yesorno?”
  “yes!”我很唯心的大声回答,大清早我可不想没事找事,惹得她不高兴,但是口型则一个劲的在说:“no!no!”只是就像被卡住脖子的鸡,一点也发不出声音罢了。
  “OK!”女儿放下电话高高兴兴去给我买礼物了,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卑鄙,有点太无原则,可是我也知道,我并没有欺骗她,也许从某种意义上,女儿就是我最爱的人,唯一需要说明的是,还有人可以和她并列,比如说我妈,有时候人真的无可选择,谁是最重要的!
  曾经有这么一个游戏,让你从一群错综复杂的人物中选取对你最重要的,先是划掉同事同学,有过共同经历并不是感情的载体,然后划掉的就是朋友了,这些似乎都不让人为难,但是当划到亲情和爱情时,我不知道别人会如何选择,我则是很简单的划掉了“我”个称谓,可能在内心深处,有一些东西比自己的存在更重要,比如说:我爱,也比如说我的梦想,yesorno,我无法选择!那就不选择吧!
  让生命和我最不能舍弃的东西在一起!或者为了他们放弃自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挺伟大,因为我对某些爱的执著超过了自我,但是我也会为一些小波折而发冲天一怒,人其实复杂的自己都未必时时刻刻懂得自己,世界上那里如“yesorno”那么简单,我们在回答之后,几乎都要问一句“why?”
  曾经劝慰过一个吃醋的小女孩,她为了男朋友不说一句“爱她”,而去陪一位女同学去看大海,就愤怒的想要和他同归于尽,我最后是让她妈妈给她服用了镇静剂,才暂时缓过一段时间,我当时道业尚浅,翻来覆去就是一句你要爱自己,不要把世界看成“是或者否”那么直接,女孩在一场大哭之后不再缅怀这段爱情,但是过了二年,他俩又结婚了。我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故事,可我觉得“yesorno”选择起来,并不像它的单词拼写那样简单。
  爱或者不爱,那里是能说得清楚的,其实我们口口声声说忘记了某个人,心里却放不下那一点一滴,我们很多告诉别人的话,其实是在说服自己。
  爱不简单,yesorno?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yesorno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132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