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健康的晚餐

健康的晚餐

2018-06-19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夏日的晚上,难得清闲,难得清凉,再赶上周日,就更清闲,更清凉了。更何况前一天还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
  相比较周六的无事可做,悠哉工作,周日明显要繁琐些。其实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无非住宿于幼儿园内的女老师们的假日休息到了尽头,无论回家的,还是在外玩乐的,今天均已陆续返回。繁琐之处便在于陆续二字,倘她们在一个时间段里全部回来,当然最好,可偏偏她们不是集体出发的,更不是集体返回的,以至于从下午三点多直到晚上九点多,不时便蹦出来一个,给我来个突然袭击,吓我一跳。我呢,只能苦笑以对,跟她们寒暄两语,闲聊两句,开门放行。
  如此一来,得不到长时间安静的我,每每写下几百字,便要搁置,令我好不着恼,却又无可奈何,毕竟看门是我的工作,能在工作中享受生活,本就是我的愉悦。
  还好,其中有两个女老师回了又返,说是要到附近的粥铺喝粥,问我要不要去。
  我自当欣然,吃了人家好几顿了,怎么着也得回请一顿吧,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欠下人情,可不是我的作风,我怕一欠再欠,也就不欢而散了。
  于是,我让来这里干了近两个月的“精神病”帮我盯会儿岗,便同她们出去了。
  从幼儿园到粥铺,距离并不远,但徒步而行的我们却聊了很多,主要是她们俩一直在讲述着关于工作当中的各种各样的恼人和烦心。
  老实说,我挺奇怪的,因为据我观察,她们的工作不应该像她们讲的那样,那么紧张,那么劳累,那么压力重大。一天天跟孩子们在一起玩耍,多开心啊,同事之间有说有笑,姐妹之间情深意长,还享受国家规定的所有法定假日,甚至包括寒、暑假,另外,薪金待遇一块,也比我高多了。
  “有这么累吗?”我问。
  “你当然看不出来啦。”其中一个个头较高的女老师跟我说,“都说眼见为实,可有些东西是你根本看不到的。”
  我点了点头,示意她讲得很有道理,并说:“比如心累,比如疲惫,比如胃疼?”我微笑说,因为主张吃粥的正是她,她说她这两天胃有点儿疼,不想吃饭,只想吃粥。
  “对呀。”
  小女人讲话,我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呢,也不晓得这属不属于职业病的范畴,整天跟小孩子们待在一起,讲起话来必然要轻声细语的,渐渐地,也就形成了固定的语气和习惯。再不然就是天生如此,和声细语的,符合小女人的性格。反正啊,听起来有气无力,嗲里嗲气的。
  “您是不知道,咱们这工作有多累。”另外一个个头稍矮的女老师跟我说。
  “您”这个字,是北京人特有的,其实就跟我们平常讲的“你”字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听起来略带些敬意,诚然这敬意也包含了些许陌生。
  “你说,我听着呢。”我对“您”字,并不是很熟悉,还是喜欢平常的习惯。可能我来北京这么长时间,尚未熟悉这个字吧。
  随后,她跟我讲了关于工作的糟心。看孩子需要付出多大的责任心,是不言而喻的,那么一个班级四个老师,看将近三十个孩子,又该付出多大的责任心呢?无论学习时间,还是玩耍时间,甚至包括孩子午睡时间。再碰上不听话的几个淘气包,出操的时候跑到一边玩去了,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只能逮到,规劝,轻声责备两句;每天的课程不同,前一天晚上要对着笔记本电脑在网上查阅一些资料,进行备课。因为幼儿教育区别于中小学教育,是没有教材的,也没有固定课程表的,一切的一切只能靠幼师自己安排,安排不好还不行,既不能太严谨,又不能太空泛,要掌握好尺度;各种各样的活动,譬如亲子日、爸爸日、家长会,还有一些其它的,全园幼儿的集体活动,每个班级都要安排节目,从创作,到布置。再到排练,节目效果,等等等等,也都由幼师自行解决。
  我仔细听着,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是挺累的。”
  “是吧,您这么一想,就对了。”她说。
  “我也不止一次看过,我午班下班之后,从前岗到寝室,路过教学楼时,总能看到不少教室一直开着灯,有老师注视着笔记本电脑,那都得晚上十点多了吧,按你说的,她们就是在备课。”我说。
  “对呀,备课。”
  “那么,那些下午五点多直接下班回家的呢?不用备课了?”
  “怎么可能!你看到的,都是住在学校的,她们会在教室备课。回家的,当然就在家备课喽。”
  “哦,这么说也对。”
  到了粥铺,她们点了两碗粥和一碗面,我呢,只点了一碗面。我呢,是第一次在没有其他男人陪同的情况下跟女人同桌吃饭,哦,不对,应该称她们为女孩子。作为雄性激素异常旺盛的我,实在是有点儿看不惯她们点的东西——太少了。
  难道她们是为了帮我省钱,不想让我太过破费?我看了一眼摆放在桌上的食物,只有两碗热气腾腾的米粥,以及两盘面条,分量还特别小,跟我们东北老家那边的分量简直不可比拟,而且还特别贵,可能这就是首都的消费标准吧。
  当我问她们“这能够吗?再点点儿别的,我好不容易请一顿,怎么也得让你们吃饱啊,不然显得我太不讲究了。”
  她们却异口同声回了我一句,“不了,够了,吃得少,就这些,都吃不了。”
  我愣了愣,除了摆放在我面前的这一盘目测三口两口就进肚的鸡丝拌面,其余那两碗我也不晓得是食材的米粥,一盘炒面,就是她们全部的晚餐。我都不好意思说,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再添盘拌菜,我十分钟就能干掉。
  “为什么你们吃得这么少?”
  答案令我讶然,没胃口,减肥。
  抱歉,这两个理由我是完全免疫的,胃口不曾坏过,减肥没成功过。
  我三口两口就吃完了那盘鸡丝拌面,她们看着我,像是在看怪物,“你……吃东西这么快吗?”
  我笑了笑,我不想坦诚这是我从小就秉承的习惯,我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以前的工作让我不得不吃饭快些,因为你不快些吃,等到下一炉钢吹炼好了,就只能等到再下一炉钢的吹炼,到了那时,饭菜就凉了。另外,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吃饭上。”
  从粥铺回到岗位,坐在椅子上,拍了拍并未撑着,却还是很鼓的肚皮,呆滞了片刻,想了好些。
  我怎么也弄不明白,她们既要面对工作上的诸多重压,从而导致没有胃口吃饭,却还要刻意保持自己的身材,不许走样。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难道,这就是当下的审美观和价值观?可能吧,我并不了解,谁让我与众不同呢。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健康的晚餐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133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