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白兔

白兔

2017-08-15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白兔,是一个珍重的朋友的珍重的礼物。


     与以前养过的一只不同,它欢悦,健康,每一跟绒毛都充满了丰沛的生命力。


     并不关起,每日于屋中奔走觅食。一直强力的蠕动着鼻息,甩着血管明细的蠕红耳朵蹦跳来回。于是,萝卜菜叶馒头米粒,扫帚里的余味,灶台下的角料,甚至枯干的葱叶,它也算百味尽尝了。就这般食遍四方,慢慢养成了挑嘴的习性。


     身材愈渐发福,盹睡的时刻也多了起来。四肢拢起,双耳低垂,身子窝成一团毛球,虽呼吸盈缩收涨,偶有惊声,但见一耳立竖,仍气定神闲,双眼微闭,并不多惶。


     也爱看它自我清洁的面貌。舔舐四肢,涣汰微尘,双手揉搓,撇尽污腻,一甩头,双耳发出啪嗒的声响,好不干净利索,又蹦蹦跳跳的猎奇去了。兔子十分惊水,并不敢给她大洗,略微沾水润洗她的四肢,也做拼命挣逃状。也罢,还是会脏回去,不洗干净又何妨。何况她这白净蓬软的绒毛,让人多不忍破坏。


     兔子很少发声,却爱不安,有一种动态的静。不比猫高傲狡黠,也不比狗灵气贴心,却予人若近若远的亲昵。它旁若无人的自我戏弄,玩耍,在没有同类相伴,没有原野气息的人类的囚笼里自我生存,安然。也可能不会有其他同类繁衍生息的历程,就这样寂寂而终。


     它也会觉得孤单的吧。它伤郁起来是什么样子呢?它常躲我不见,那些时候,也许是不需人类怀抱的吧。你看,我向像你诉解一些心事的时候,你不愿听就跑去别处好了。为什么在我的脚边安卧良久后,又迅即挣走呢?


     如同它干脆的决绝,好多事,就在突然之间,和你背转而去,留下来不及惊诧和惘然的距离。


     它是惠灵的,也是单纯的。是可爱的,也是堪怜的。


     偶然,我觉得自己是一只安静的老去的兔子。我想让它这个欢悦健康,蹦蹦跳跳的主人来驯养我。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白兔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7-08-15/11086.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