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萍水相逢,相逢何必相识

萍水相逢,相逢何必相识

2017-09-19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坐火车没有艳遇过。


第一次坐火车是在高二,

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带着无知的兴奋,胆怯而新鲜,可是我晕车了。


第二次坐火车是在大二,

去见男朋友,孤身一人前往,在绿皮车车厢里充斥着各种口音人的气息,坐我旁边的姑娘一直和对面的大叔聊天,满天欢喜,毫不忌讳。我望着窗外,想象着他来接我的情形,这次我没有再晕车,可是他也没有主动来接我。


第三次坐火车是在大三,

脑丫抽了一下,请了几天假,跑去买了张去厦门的火车票,坐上连夜火车,去看看我一直向往已久的小情调小清新小雅致的鼓浪屿,也是一个人。一个背包,一个车票。


硬座,接近十四个小时的旅程。

我坐在中间的位置,旁边和对面都是来自各地的陌生人,左手边是一个比我小几岁的MM,非常活泼,和所有人都聊得来。右手边是已经毕业的邋遢男子,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把我给惊到了。男子斜对面是来自德国的留学生,正是他们之间的谈话让我知道他的英语水平。对面都是些大叔级别的中年男子,面对陌生人,下意识会自我保护,我没有多说话,一个人抱着背包,默默听他们说,但没过多久,他们的热忱感化了我,我也开始和他们说起话来,甚至还一起分享零食,一起分享彼此的故事,一起打牌打发时间。

夜深了,车厢内的吵杂声渐渐平息下来,我困得睁不开眼,于是开始睡,窗外的轰轰作响的声音和无法适应的硬座,始终让我辗转反侧,进不了梦乡,闭了眼睛,偶尔又睁开,看着他们都酣然入睡,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色慢慢消失,白光照射进来,揉着松醒的眼,望了望窗外,依然是茫然陌生的景色不断掠过。

从厦门回来后,我跟男朋友分手。


最近一次坐火车是去长城的S2列车。

离职后,我又很冲动地订了飞往北京的机票,订好房间,拉着一个箱子又一个人就出门了。

那时候是12月底,北京温度是零下3-5°,到北京后的第一天就认识了一河南哥们,吃完饭后便分道扬镳,第二天就去了长城,那天风很大,里三层外三层,口罩帽子手套,什么都包着严严实实的,呼啸而来的风让人难以睁开眼,冬天的长城并不是美的,而是一种庄重而静谧的气息,加上严寒的考验,让人不免有些唏嘘、冰冷。回城的列车缓缓而行,我依靠在窗边,看着身边的风景瞬息万变,往事不堪回首。那天的夕阳特别美,特别希望列车能慢点行驶,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想起这句话,深深地吸了口气。是的,人生就是这样。


不管是多么难过,都会过去,不管多少美好,都将逝去。


我不畏惧自己一个人出走,我喜欢和不同的陌生人邂逅,回来后从不再联系。

萍水相逢的感觉,就是这样,相遇未必需要相识相知。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萍水相逢,相逢何必相识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17-09-19/19869.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