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败北

败北

2017-12-11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开始动笔这篇文章的时候,中间发生了一个有趣的插曲。


       今年突发奇想想要为自己的平台做一个“台历”,我倒好,并没有太过在乎这个东西到底能卖得多好,因为自己也经历过零售行业,所以知道第一次销售难免需要通过打通熟人市场的方式来拓展市场,而剩下“滞销”的台历我都计算好这是一种品牌推广的工具,然后在见客户或是面见不同渠道的时候会送对方一本。


       但是小莲并不觉得,她或许在自己的内心定了一个基准线,如果没有超越这个基准线,或许就意味着“败北”,所以无论如何关于未来、关于自我价值、关于成就感都需要通过这个基准线来体现。在这方面,我就更“狡猾”一点,因为既然都知道标准是自己定的,所以能够改变这个基准线标准的人也是我,所以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异类,明明如此地喜欢钻牛角尖的自己,反倒在宽恕自己安慰自己的方面一套又一套,现在想想,原因在于有些东西一旦过度就过犹不及地变成了另一种会毁灭心智的情绪。


       人可以示弱,但是弄清楚为什么示弱就不至于把这种示弱变成足以毁灭两个人的不信任感和过度依赖;但是人也不能过于要强,不然自己就等于削减了自己快乐的比例,必须逼着自己达到了某一种高度自己的人生才得以完满,这种自我挖坑的过程一旦过量,就算人们得到了成功也只会觉得这是“应得”的而失去了自我认同的过程。


       所以要弄清这个度啊,感觉是人之所谓人必须要时时刻刻自我折腾,我也并没有做到真正的大无畏,也没有做到真正的“慷慨”,所以我也必须权衡这件事情我是应该示弱还是应该要强,因为“败北”的定义始终在我们自己手中,因为我也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调整自己在成功和失败之间的心态,不至于被冲晕头脑也不至于被打击得一蹶不振,但难就那在,我们又希冀别人能够和我们一样的频率,能够真正意义上的理解我们之所以想要设定一个可以变动的“基准线”的真正原因,因为每个人对自己的要求不一样,所以才有了矛盾和融合。


       我并不是一个擅长说教的人,但是说教起来自己都觉得害怕,因为太想要让对方意识到问题所在,才会不断地打散人们所害怕的东西,然后一个一个的解决,但事实上,我也有害怕和恐惧的事情,而我的示弱和要强又应该如何掌控?


       所以啊,败北就败北吧,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做到了这样的大无畏,我又何必要去在乎自己是在示弱还是在要强呢?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败北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17-12-11/38952.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