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上帝笔记

上帝笔记

2018-01-04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女生老是一个人在那栋楼的天台上晃。破旧的天台。灰色的地砖没有人打理,长出一层灰尘,印着各种鞋印,斑驳不堪,这些鞋印也像长在了地砖上面。


她就趴在栏杆上面,仰着脑袋吹风,从我接替上一任来到这里后就老是看到她这样子。


我从来没看过有人那么久的看着天,可能也因为我来的时间太短,还没注意到其他人会不会这样。

阳光刺眼时,她就半眯着眼睛,睫毛很长,投在脸上的剪影,风吹时微动。 工作无聊,我忍不住观察她。她看着天的时候,那种目光。让我有时会恍惚觉得她能透过云层看到我。


有的时候是早晨七八点钟,有的时候是下午,穿着睡衣,风大的那天,她披了件很长的灰色外套。半倚在栏杆上抽烟,抽烟的时候皱着眉头,把抽完的烟头扔到地上,接着点下一根。


我的工作不允许我这样。白天禁烟。晚上大家才会抽烟,这个我知道,晚上云少时,我们的灯光和点着的烟头,下面的人会看到它们的光亮,不止这些,反正到了晚上我们这里发着光的东西,他们都很容易看到。把这些光亮统称为 “星星”。

我搞不明白那些光亮映下去是怎样的光景,他们要取一个这样古怪的名字。




但我们这里长年有一个笑话,说把烟头若是扔下去,被地上的人看到了,他们会对着烟头许愿。


愿望。人们愿望总是很多,我们这里各个工作单位都专门有一个仓库来装他们的愿望。有人专门负责记录这些,但没有人负责实现。

我听我的上一任说过,本来是有一个事业单位专门负责实现愿望来着。但他们的愿望除了无中生有,就是白日做梦,又很不遵循自己的愿望来做事情。所以这项工作繁重且成功率低,后来那个单位就黄了。再没人说过要重新挑起来。



但那个女生,她那么久的看着天,晚上很晚也会在天台上呆很久,四处晃,趴着或者倚在栏杆上,用鞋尖踢墙根。偶尔坐下也会不住乱动,跟着风轻轻晃动身体,像是有焦虑症一样。 蹲在地上抽很多支烟,抽完后把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上,长头发垂下来。

她可能就是在许愿,想知道她的愿望。



我的工作待遇不错,但没有多少休息时间,节假日更不用提了,但也还好。因为我需要做的事不多,只是呆在这个办公室里就好,食住一体,说是要体察人间,就是花费时间看下面的人在做什么,定时写个工作报告,其他也没什么了。毕竟大多数管理和维护都被安排给别人,有人去更为细致的分管人间的各个区域,在混乱中摸寻供世界持续运转的秩序,毁灭和不断再生。 

而我这个职位,除了第一任记录下的一本《圣经》算是一项哲学开创,传颂甚广,之后的上任者都算平平无奇。而这个职位还能保留至今,大多数功劳要归功给下面的人们。因为他们很多人有这样一个信仰,他们认为要有上帝,所以这个职位就这么留了下来。

我这个人在哪里都很呆的住,时常放空,而且年纪轻在有下一任面试者之前应该可以做上很多年,朋友都说我是个好人,后来就被举荐 顺利得到了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挺好的。我很满足。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上帝笔记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www.bgee.cc/zawen/2018-01-04/44478.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