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在这片不能看Pornhub的土地上

在这片不能看Pornhub的土地上

2018-05-13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本文于个人公众号 倒台沙皇 同步发送,ID:shaolingbizhong

作为一个留学生,几乎一定会被问到,尤其被国内的长辈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觉得中国好还是外国好。这是个没什么诚意的问题,笼统得几乎就是明摆着告诉你,我只是想找点话聊,并不在意你具体的、真实的想法。因此每逢遇到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也往往认真地用最老生常谈的废话作答:我觉得吧,各有各的好。

 

各有各的好,这种话当然没错,在中国生活有在中国生活的好,那都是真心让我舍不得离开这个国家的好处。但要写个三千字专门来歌颂这好处,就有点像是闲出屁了,所以这篇文章主要还是讲讲别人家的月亮圆在哪儿。对我而言,生活在国内最大的不自在之一无疑是网络环境的不自由。尽管我对墙挡住的许多网站,诸如Facebook和Twitter,兴致缺缺,但我爱不爱上不重要,我能不能上很重要。况且,墙还是真真切切地影响到了我的生活质量的:因为在墙内,我上不了Pornhub了。

 

Pornhub是什么?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网站。而在国外要上Pornhub有多方便呢?你可以直接用Google把它搜索出来。一个大网站能被搜索引擎找到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曾经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从我在国内接触到互联网开始,“找那种资源”从来就是一件要费老鼻子劲的技术活儿。因此,在我人生头一次只花了两秒就打开了一个色情网站时,我真实地震惊了。

 

因此在这里,我得给墙说句公道话:Pornhub在国内上不去,不全是因为有墙。毕竟在墙里面你虽然用不了Twitter,至少还能用用如今变得越来越傻逼的微博。但在这片不能看Pornhub的土地上,你不但不能看Pornhub,你也不能看任何的色情网站。Pornhub在这里没有它光明正大的替代品,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甚至无法光明正大地谈论性。

 

《喜宴》是我最喜欢的华语电影之一,其中一句台词尤令我印象深刻,那是李安导演借演员之口对“闹洞房”习俗的评价:你正见识到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

 

五千年的性压抑给当代中国留下的“遗产”远不止闹洞房这样的陋俗,还有更多思想上的流毒。最直接的一句话总结就是:对性这件事,中国人长期怀着扭曲的观念。

 

说是“扭曲”,具体偏差在哪儿呢?不外乎两方面:一是把性看得太重,二是把性看得太轻。这其中最神奇的事情莫过于:这种轻视与“重视”,往往是同时存在的。

 

中国人对性的轻视,是从古至今、由上及下的。床笫之事,从来就被认为是鄙俗、见不得光的勾当,登不得大雅之堂。上流的“体面人”们谈起,只顾寻来各种各样的隐喻代指,生怕隐晦得不足;而“泥腿子”们谈论这事,则只恨不够粗俗,只要沾边上男女之事,每个词都是贬义。有人许要反驳:《水浒传》、《金瓶梅》这么多书里,可没少写男欢女爱之事。然而小说在古代本来就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象征。更何况,《金瓶梅》到现在依然非常难买,提到这名字时依然能看见别人促狭的笑容,它在普罗大众的心中意味着什么,我想已经不必在此多说。

 

儒家思想控制中国如此之久,“存天理灭人欲”早就写进了民族的基因里。对男人,宣扬的是禁欲主义。男人要成大事,要成为“君子”,而对性的贪恋是堕落的根源,是通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至高理想道路上一块可恨的绊脚石;而对女人,则把贞洁摆得比生命更重,这其中的压迫,更自不待言。后果就是即使在今天的中国,荡妇羞辱(slut shaming)依然随处可见,许多时候,甚至是女人在羞辱着女人,或是女人在羞辱着她们自己。那一座腐朽的贞节牌坊,几千年了还矗立在许多中国女人的心中。

 

这种轻视反映到现代社会,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对性的讳莫如深。中国青少年性教育的缺失已经是一个几乎要被说烂了的问题,然而去年由李银河老师作序,面对中学生的《中国性教育教案库》依然不得不在山东家长的抵制“狂潮”中下架;西安仍有高校要求女生填写“宣誓卡”,宣誓拒绝婚前性行为。少数有识之士的推动无法撼动这种以“全社会”为单位的保守思想,性像是某种脏污的东西,连想想都会坏了人格。

 

然而,可以想见的是,这些从小到大在孩子心中把性塑造成名字也不能提的伏地魔的家长,会在他们走出大学校园之后,不遗余力地催他们结婚生子,完成传宗接代的“本分”。

 

对于这件事,网上曾见到过一句让我深感认同的话:中国社会对人民的要求是毫无性欲而子孙满堂。

 

在被宣扬的主流观念中,传宗接代是最光荣的,被拐卖到山村被迫给人当媳妇生娃的,到头来居然被评上个感动中国人物;发乎于激情的性爱,以及从性当中感受欢愉,却是可耻的,如今就连影视作品都不允许描写移情别恋的女性和一夜情题材。

 

顺带一提,前面提到的话也还有后半句:对官员的要求是克己奉公而暴病而亡。在两句话有一脉相承的逻辑,背后的本质,其实是从古至今的文化环境对人“社会性”的无限强调,以及对人作为独立个体的权利与诉求的漠视。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潜移默化地灌输着一个观念,即“奉献光荣”,人只有对社会产生价值,他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这同样是一个复杂的话题,在此就先不展开了。

 

中国人如此地“轻视”性,然而,对它却又永远不能take it easy。一个人的性经验,往往被与他的人格与品行挂钩。由此可见,中国人并不是把性看得“轻”,而是把性看得“贱”,就像是一块茅坑里捞起来的大石头,恶臭又沉重。

 

依然以前面的高校要求女生宣誓拒绝婚前性行为为例,如果“拒绝未成年性行为”是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生理与心理健康的理由,是再正当不过的倡议;强制要求身体发育已经完全成熟,心理上也完全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大学女生宣誓“拒绝婚前性行为”,就完全是出于为封建“礼教”招魂的目的,是对女同学们自由选择权利的侵犯,以及对她们独立人格的侮辱。大张旗鼓的签名活动,称得上是一场可笑的大型滑稽秀,却又不止可笑,更多的是可鄙、可恨。而网络上还有为这种活动叫好的声音,则简直称得上是可悲了。

 

性教育的匮乏加深了人对性的误读,尤其是对青少年来说。少年时代,我们既常能见到骄傲于自身对性的无知,把愚蠢当纯洁的人;又常能见到骄傲于自身对性的“了解”,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勇敢”与“渊博”的人。而在成年之后,这种过分地把性当回事的观念所造成的影响,除了前文提到的,让性经验成为了对他人的人品擅加臧否时的根据之外,也让性行为更经常地多了交易的意味。

 

这种影响更多地作用在女性身上,我们常听到一些人扯着“女性要自尊自爱自强”的大旗,紧接着呼吁的却是“不要让男人轻易得手”。这背后的逻辑就是“我们的性交一定要换取到足够的利益”。性变成了利益交换的筹码,尽管这同样是个人基于自愿的选择,但因此而失却的美感依然令人惋惜。我时常感到性工作者们为了生存付出了过大的代价,其中之一就是她们可能永远没办法再对性爱这件事情怀着享受的心情了。而盘算着用性来栓住一张长期饭票的女性,我对她们的惋惜也大致如此。

 

为什么只有女性才会将性作为一种武器,一种换取利益的工具呢?这是无论在男性还是女性群体中都存在的、对性的另一个误读,即:女性在性当中是弱势的、牺牲的。换句话说:女性没有性的需求,与男性发生性关系,只是为了满足男性。

 

当这样一种定义成了普遍的共识,部分女性自然就有了讨价还价的底气:我都让你操了,你好意思不给我买个包吗?这些女性忽略了自己同样能在一场健康圆满的性行为中得到满足感与愉悦感,同样是性行为的受益者;而下意识地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应该得到回报的服务人员。这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自我物化。女权主义强调女性的独立自主,而希望他人“对自己负责”,无论在什么场合下,表现出的都是人格的卑微与残缺,与自主自强的信念所去甚远。

 

保守过时的性观念,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女性争取权利的障碍。今日世界,女权主义运动方兴未艾,旧思想的荒谬之处已经充分地暴露出来,女性做到客观、理性地看待性,停止无谓的自怜与自媚,已经不可谓不必要。我们是做了爱,可那又怎么样呢?女性一定要勇于主动地说出这句话,而不是因为一场床笫之欢,就心甘情愿又心安理得地,把自己的生活交给了别人“负责”。

 

总的来说,现在的中国年轻人的性观念正处在一个纠结的状态。

 

一方面,因为网络时代信息的空前丰富,当今年轻人的性观念远比长辈们想象的要自由开放得多,对许多边缘化的个人选择已经有了更高的接受度。这是大好事,也是时代进步的必然。但另一方面,公共的讨论空间对性却远远还没有脱敏,许多人骨子里仍旧觉得性就是应该黑灯瞎火被子蒙头,去“体验”而不是去“讨论”的东西。前文中所提到的诸多过时思想,在今时今日依然很有市场。

 

保守的思想并非全是糟粕,先锋的思想也不见得都指向正确的方向,真理是会越辩越明的,但关键是,思想们真的能有去“辩”的机会。

 

很多时候,要讨论一个问题,总需要一个前提。例如我们要讨论如何才能在职场实现男女平等,需要的前提就是我们都认同在职场上男女应该实现平等。那么,要讨论在当今时代什么才是真正正确合理的性观念,首先需要的条件就是,大家愿意来讨论,认同这件事情值得讨论,而这件事情也可以被讨论。

 

这就是脱敏的重要性。只有我们不再那么“轻视”性也不再那么“重视”性的时候,进一步讨论的舞台才算是做好了准备。

 

就像我真诚地希望终有一天我们能用中国的网络看Pornhub,我也真诚地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在中国的阳光下,在大庭广众之间,大大方方地谈论性,就像谈论文学与爱情。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在这片不能看Pornhub的土地上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18-05-13/125072.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