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关于“肉”的杂谈

关于“肉”的杂谈

2018-06-02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关于“肉”的杂谈

by相公痴

//

以前看过一段文字,大致意思是“肉文写得好,文笔才是真的好”。我把这段文字发给朋友,朋友回复我一个笑脸:“说这种话的人,恐怕也只懂得欣赏肉文了。”

其实这种话倒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只不过正如“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一样,肉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作者的文笔,但仅凭肉文判断作者的文笔,也实在是不同凡响。

我们这届初三生,必读的名著是《水浒传》,上个学期班主任甚是看重这些,让我们在作文课阅读。于是,在同学们都翻阅删减版名著的时候,我有幸光明正大地阅读西门庆与潘金莲的香艳史。我是被施耐庵老先生深深折服了,至今记忆最深的是那句“拘束得燕懒莺慵,勾引得蜂狂蝶乱”和“肩膀上露一弯新月”,情与色跃然纸上。

此外,我也阅读了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同样是未删减版,记得最深的是一句“中间一段情,露出风流穴”,看得让人脸红心跳,虽然我至今还不知道“一段情”是什么意思。

说到古代名著里的性描写,就不得不提《金瓶梅》了。我尚未看过足本,只在网上看过几段,实在香艳至极,如果贴到文章里,怕会被屏蔽。因此就留一段白,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搜索。

以上列举的三部古代名著,都有一定的性描写,也都完全可以“具体有力地论证”开头引用的那段话:“肉文写得好,文笔才是真的好。”

但是,如果我没看过以上任何一本书,而有人把“燕懒莺慵,蜂狂蝶乱”“风流穴”和《金瓶梅》选段放在我面前,我肯定是分不清哪句属于哪本;可若是换作“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我便一眼认得出这是《水浒传》里的。

再说说近代的,如《霸王别姬》里:“这夜。蝶衣只觉身在紫色、枣色、红色的狰狞天地中,一只黑如地府的蝙蝠,拍着翼,向他袭击。扑过来,他跑不了。他仆倒,它盖上去,血红着两眼,用刺刀,用利剑,用手和用牙齿,原始的搏斗。它要把他撕成碎片方才甘心。他一身是血,无尽的惊恐,连呼吸也没有气力……”

如《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虽然也不是我的功课。老师问我隔周还会再拿一篇作文来吧。我抬起头,觉得自己看透天花板,可以看见楼上妈妈正在煲电话粥,粥里的料满满是我的奖状。我也知道,不知道怎么回答大人的时候,最好说好。那天,我隔着老师的肩头,看着天花板起伏像海哭。那一瞬间像穿破小时候的洋装。他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你懂吗?’我心想,他搞错了,我不是那种会把**误认成棒棒糖的小孩。”

如《百年孤独》里:“客厅里的家具四分五裂,曾经承载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军旅生活中哀伤情爱的吊床被疯狂撕裂,床垫的芯子被剖出洒满地板,扬起满屋飞絮几乎令人窒息。……他们的情爱技巧登峰造极,在高潮后的疲倦中也能另辟佳境。他们全心膜拜对方的肉体,发现情爱的低潮里存在着未开发的领域,那比欲望的空间更丰饶优美。(以下内容已被屏蔽)”

这些性描写或许不能让读者得到生理上的愉悦,但是谁能说这些性描写差劲呢?在这样的著作与名著里,情爱描写丝毫不逊色于主要内容,但绝不会有人因为这些描写好,而把这些书奉为“著作”。

我相信多少年之后,人们提起《霸王别姬》,只会想起程蝶衣的一生与那句“人间不过是抹去了脂粉的脸”;人们提起《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更多的是痛苦与感慨;人们提起《百年孤独》,说得最多的也会是那句永远熠熠生辉的“多年以后,当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面对行刑队的时候,他会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我也想过谈谈同人创作界的肉文写手,但还是作罢。我不想让读者以为我含沙射影,也不想因为我自己的语言表达失误而影响我和那个写手的关系。因此,就简单用几句话来概括吧:

第一,任何看不起别人的人都是很可悲的;

第二,肉文永远不代表实力;

第三,肉文写手因为写肉文出名之后,如果你觉得对方配不上那么高的名气,麻烦低头看看你自己的实力;

第四,我最喜欢举例子:超写实主义画家冷军先生,名作无数,但在微博下有人留言“不明白这些画的意义”“配不上这么高的价格”,我很想知道,到底要把价格降到多少,他们才买得起。

关于我个人。

我曾经写过几篇肉文,热度的确涨得比其他文快多了,但后来我又全都删了。并不是“自视清高”或者别的什么,我单纯感觉比不上那句“燕懒莺慵,蜂狂蝶乱”,而且也没有任何价值。

以后我仍旧会写关于性的文字的,但我会更倾向于《霸王别姬》《骆驼祥子》的写意、《百年孤独》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金瓶梅》《水浒传》中的香艳。我觉得这些名著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哪怕你不喜欢看性方面的描写,你也能享受到文字中的愉悦。

杂谈的最后,贴上我个人仿写《水浒传》的一段性描写,希望得到中肯的建议:

颠倒淋漓夜光杯,红袖翻香;剪落妖娆灯花蕊,春宵方长。红缎抓玉肩,金钗吊青髫。抹花了眼角风流色,揉乱了花间婀娜情。望不见云笼月影,听不尽风涌残星。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关于“肉”的杂谈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18-06-02/129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