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I miss you

I miss you

2018-06-14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呐,看不到光,看不到希望,为什么还要坚持呢?

天台上,人声鼎沸,粉色海洋里,一场婚礼正在进行,虞远清望着不远处正挽着她父亲的胳膊,缓缓向他走来的程茉,心里却是一片黯淡。

他觉得,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

当他的岳父把程茉的手交到他手里时,他一片茫然,哪怕程茉正对着他笑,他觉得整个心都沉了下去,沉没在黑暗之下。

“对不起,程茉,来生再见!”虞远清突然松开握着她的手,往天台边奔去,在场所有的宾客都有些懵,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以至于,没有一个人上前拦着他。

虞远清往下看,街道上行驶着的车犹如蝼蚁,谁又不是蝼蚁呢,活在这世上,不过是尘埃般的存在,渺小,微不足道。

他什么都没说,纵身一跃,感受着风在他耳边呼啸,总算,可以解脱了,他闭上眼,等待最后的结局。

婚礼现场的宾客突然骚动起来,伴着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呼喊声,一片混乱,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程茉站在原地,眼里的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他终于还是选择了这条路,原本以为,她可以拯救他,也许他太痛苦了吧,这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解脱。

婚礼很快变成了葬礼,程茉作为虞远清合法的妻子,操办着这一切,全程很少说话,有人来吊唁,鞠躬答礼,来人安慰,也只是点点头,未曾说过一句话。

灵堂正中间,挂着虞远清的照片,不过从彩色的变成了黑白的,曾经活生生一个人,现在就剩骨灰坛子里那么一小撮,也不知道,人生下来走这么一遭,究竟图什么,很多时候,还要连累别人,悲伤欲绝。

程茉和虞远清相识于大学,他比她大一届,程茉第一天到学校的时候,就是虞远清接的她,巧的是,他们一个专业,程茉大方要了学长的联系方式,方便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请教。

初见之时,虞远清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浑身上下透着股书卷气,文弱温和,这也是程茉能从一开始就放下戒心的原因。

虞远清也确实属于学霸,各科成绩都很优秀,已经连续两年拿到国家奖学金,而且,人长得帅,妥妥的潜力股,有不少女孩子围在他身边,不时借问问题的机会接近他,可虞远清虽然每次都笑着帮她们解决问题,但总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从没有哪个女生有机会走进他的生活。

程茉买通他们宿舍的舍友,才得到些内部消息,原来虞远清家境不好,母亲长年患病,父亲工作养家,供他读书,所以在他心里,这永远都是一个心结。

再强大的人,也有软肋,那是他不愿触及的地方,也是不愿让别人看到的伤疤。

程茉不介意,其实很多女孩子都不会介意,但虞远清介意,这才是跨不过去的障碍,心魔难除,帅哥就到不了手啊。

程茉并不会每天都缠着虞远清,那样目的性太明显,也会让他厌烦,此时,她要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悄悄接近他,然后,趁他不备,一举拿下。

程茉隔三差五会出现一次,都是以学妹的身份,请教些功课上的事,相处过程中也从没露出花痴样,就像普通朋友一般相处,虽然有时候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心里憋屈得难受,但她明白,小不忍则乱大谋,一着不慎,说不定连现在这样的机会以后都没有了。

人,有时候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忍耐力会超乎想象。

虞远清有时候会约程茉一起去图书馆学习,程茉虽然心花怒放,可有时候也会忍痛拒绝,说自己和别人约好了,还有其他的事,她要让他明白,自己并不是非他不可,可是心又不甘,所以啊,又会偷偷跟在他后面,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他学习。

“喏,给你。”程茉递给虞远清一杯奶茶,那可是最近很火的答案奶茶,你只要把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写给它,它就会在盖子上给你答案,程茉也是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

“这是给我的?”虞远清这个榆木脑袋面对捧在面前的一杯奶茶,居然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程茉气得真想上去敲他两下,让他开开窍。

“对啊,学长你在学习上帮我那么多,我请你喝杯奶茶,当做感谢啊。”程茉还得强颜欢笑,装作一副淑女样。

“哦,那,谢谢。”虞远清居然犹豫了片刻,不过,好在还是接了过来。

他揭开盖子,发现上面还写着喜欢两个字,心里还纳闷,再看看杯身,脸突然红了。

“学长,怎么啦,不好喝么?”程茉嘴角微翘,透着点坏,他这模样,她早就预料到。

杯身上写了一个问题,虞远清喜欢程茉吗?

“啊,那个,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功课没做完,我先走了。”

“学长,就这么走了吗?难道,不愿意给我一个答案吗?”程茉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发问。

“什么答案?”虞远清不知所措,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个艰难的选择。

“你说呢?”程茉走进一步,和他贴得更近了,眼睛热切看着他。

“程茉,你,让我考虑考虑,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虞远清没有后退,给了程茉这样的回复。

“好,我愿意等。”程茉不逼着他现在就给出答案,因为她清楚,感情,强求不来,而且,他并没有像对待其她女生那样往后退,继续和她保持距离,也就证明,她已经在他心里生了根,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她对自己有信心。

等待是种煎熬,每分每秒都无比漫长,未知的答案,让人彷徨,你想要摘取,却又怕那是毁灭自己的炸弹。

“程茉,我,我,我。”三天没见,虞远清突然变结巴了。

“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做事干脆点,像个男人。”程茉看他那囧样就想笑,她心里突然变得踏实起来,这情形,答案显然对她是有利的。

“我,我。”虞远清还在那结巴。

“行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不许反驳,就这么定了。”程茉像个小辣椒,手一挥,自己先把话说了。

“可是,我怕给不了你幸福。”虞远清总算冒出了一句完整话。

“有幸福我们就享受幸福,暂时没有幸福,那我们就创造幸福,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有你,我觉得就是幸福。”

虞远清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牵起了她的手。

程茉心花怒放,立马顺势挽着他的胳膊,就差蹦起来了,但心里却一再告诫自己,矜持,矜持。

程茉拿下了许多女生心仪的虞远清,招来了不少嫉妒的目光,可她不在乎,谁让你们没这能耐呢。

虞远清早她一年毕业,他进了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开始了上班的日子,加班成了家常便饭,再也不似以前,可以整天腻歪在一起。

他们租了一套房子,开始真正的二人生活。

虞远清很上进,经常加班到半夜,有时候回来还会继续工作,他搂着怀里的程茉,说一定会给她幸福。

幸福是什么?有房有车有存款?这些他们渐渐都有了。

五年的时间,虞远清就从一个普通的职员做到了总监的位置,年薪百万,看起来风光无限,事业有成,但这背后的艰辛,也是难以想象的。

虞远清开始失眠,大把大把掉头发,有时候又会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发呆。

“这个月的KPI必须要完成,如果完不成,你就收拾东西走人吧,有的是人想要替代你。”这是虞远清开会时经常听到上级领导说的一句话,指标层层下达,没有人是轻松的,头顶上都是巨大的压力,随时都会崩溃。

“累了就歇歇吧,不行就换份工作,轻松点的,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程茉心疼,劝他。

“没事,我可以做好的。”虞远清冲她笑笑,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怎么可能轻易退缩。

乌云来的日子,毫无征兆,就觉得一切都是灰暗的,所有的一切都没了意义。

程茉看出他的不对劲,赶紧带他去了医院。

重度抑郁!

医生开了帕罗西汀,并建议他配个心理治疗。

虞远清停了工作,待在家里,接受治疗,可效果时好时坏,很不稳定。

程茉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提出结婚的,她想和他有个家,更是为了证明,她不会离开他,会一直陪在他身边,这是她能给的,最大的精神安慰。

他们领了结婚证,婚礼也有条不紊地筹备,虞远清最近的心情看起来也不错,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事情来得太突然,谁也不曾想,会是这样的结局。

“远清,你怎么狠心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呢?说好,你要给我幸福的呢?你知道吗,我有多想你。”程茉看着手机里她和虞远清一起拍下的那些幸福时光,喃喃自语。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程茉安静地躺在床上,阳光照进来,安静祥和,她就像睡着了一样,真的,就像睡着了一样。

作者:天黎琉璃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I miss you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18-06-14/132385.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