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人生只若初见,说的大概就是理发店

人生只若初见,说的大概就是理发店

2018-07-11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image.png

在25岁以前,我没有染过头发。

染了头发,我妈为此惋惜了很久,她责备我本来的发色就很特别,干嘛非得去整。铺天盖地的文章都说,女人的25岁是个衰老开始的节点,作为一名油腻的中年少女,我想有所改变,想有点不一样,所以去染了个发,企图转转运气,中个六合彩嫁个高富帅什么的~


我的头发从小就是棕黄色的,加上眼珠也是棕色的,小时候不少人夸我长得像混血。翻小时候的照片,按理来说,按照这样的线路发展,怎么也得长成香港小姐才对~可是基因突变我也没办法呀~

当时也有大人担心,会不会是因为营养不良才头发发黄?我妈差点就拍案而起,“家里就有她一个女儿,我们不吃也先给她~”

听姑姑说,爷爷乡下那些亲戚,头发也是黄黄的。爷爷是正宗的北方男人,长得高大健壮,年轻时帅得一匹!所谓的乡下,在辽宁一个叫岫岩的小地方,经打仗南下到了南方。户口本是这么写的,但我从来没去过,其他家人都去过了。听说是个产玉的地方。想去。想去看看。


小时候的我,对自己的头发没什么想法,倒是大人们很乐于折腾我的头发。

我妈说我小时候,头发很少,大姑建议全剪掉,听说重新再长的头发会浓密一些。她不敢,怕剪掉再也不长。后来我的头发争气地长了一大丛,还顺带自然卷和蓬松,我妈觉得剪短更难打理,于是从一年级开始,我就一直留着长发。最短的时候都是及肩,可以扎起马尾辫的。一年级的语文老师特别喜欢我,加上我喜欢语文,也学得特别好。那时的老师里我最喜欢她。她会在自习课时叫我上讲台,给我辫双麻花辫。她坐着,我站着,高度刚好。这样的举动很亲切。后来我上二年级了,本来二年级还是她教的语文,但她因为要生宝宝就辞了工作。我直到现在还惦记着她。

为我扎过头发的,还有初中的宿管,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当时的我很爱美,天天要扎两个辫子去上学。她一个晚上走进我的宿舍,帮我扎了个马尾说,“这样清爽的发型更适合你~”但我自我感觉太过良好,还是要坚持自己的村姑双麻花辫,但又不敢辜负她一番好意,于是下楼上课都走远一点的楼梯,避开她值班的地方。


初中是我关注发型的开始。

以前没有发型概念,但长大了就不一样,青春期刚刚开始,爱美得不行。我对自己的头发越发不满意:沙发发质,自然卷,蓬蓬的,再加上颜色是黄的,有的男生说像一把稻草。初一开学没多久,舍友就去做了直发。我超级羡慕呀,第一次觉得“原来我这个年纪,也是可以去做头发的。”

以前剪发,都是我妈在家拿剪刀剪的,那种铁的大剪刀,地上铺几张大报纸接住剪下来的头发,肩上再披一张,就这样按照她的意思剪。在那之前,就从来没有过要整头发的念头。那时回家后,我跟我妈说,“我也想直发!”软磨硬泡后,她答应下次月考,我能拿全班前三名就去。后来我拿了第二,我人生第一次去理发店,就直接来了个直发。


那是一家很小的店,环境很一般,发型师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在我头上涂上些气味浓烈的东西,又拿夹板在我的头上拉扯。夹板夹住头发时发出了“滋——”的声音,我突然就后悔了。这声音听起来就像在烤肉,我很伤心,觉得头发一定很伤。我责怪自己不应该整头发,很后悔,但再也回不去了。

但是待头发都拉完,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柔顺地垂在肩膀上,还泛着光泽,刚刚那种后悔全部消失,开心得不行。回家后,像不认识自己一样,照了很久的镜子。


头发直了,但还是棕黄色啊!每每学生会检查仪容仪表时,我都特别害怕,脸红得发胀,心跳得厉害,很担心会被误认为是染了头发而被记过,抓到早操的队伍前去批评。甚至还回家跟我妈说,我要染黑它,用的是学校整顿仪容仪表的名义。结果是我妈义愤填膺,染黑无果,“让我跟老师说去,染黑才是真的染发!”

其实整个学生生涯,只有一个老师问过我是不是染了,更没有因头发黄而被记过过。明明没有错,但不知道为啥就是怂。现在想来,应该是害怕被视为异类吧。就像我一直隐瞒我是单亲的,心里特别自卑,特别不希望自己被看作和别人不一样,但这本是我无法改变的东西,错不在我。现在知道这个道理了,但深深的自卑还是改变不了。

明明用了那么多瓶飘柔,还是那种绿色经典款,为什么就是自信不起来呢?


后来,想要生活有所改变的时候,我都去整我的头发。那种感觉大概是,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吧。

高三之前,每年我都去直发。但高三18岁之前,我去了电发,算是给自己的成人礼。前几周就在家附近的理发店外围转悠,看贴出的广告和标价,每周少吃几顿饭,从饭钱里存下电发的费用。好像是两百多块吧,还是悄咪咪去电的,先斩后奏,好在回家后我妈没说什么~

当时电完已经晚上十一点多,大概发型师赶着早点下班,我说想继续留齐刘海,但他始终坚持我更适合中分,最后就没剪了。

每次做头,发型师总会说我头发很伤,向我推销更贵的套餐,我都拒绝。总觉得自己消费得不多,那时明明很想剪齐刘海,但都不再坚持就离开了。

直到现在我依然是这样。到装修稍微高级点、导购殷勤点的店里去,心里还是会莫名不安。看到好的东西,心里很想拥有也负担得起,有时就是不敢买。看到优秀的人除了羡慕还会保持距离,觉得自己配不上。

有些东西的存在,就是让你仰望的吧,就是让你认识到自己的卑微的。


我发现发型师都特别会聊,除了便于推销更贵套餐外,大概是工作要求吧。洗剪吹都至少大半个小时,整个发型一个下午就没了,更别说还要算排队等候的时间。客人干坐多没意思,这时会聊和会剪头一样重要了。明明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他们还是会问,“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吗?”

理发店每天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忘记理所当然。你说“不是额”之后,他们会假装惊讶,然后重新认识你一遍。

人生只若如初见。如果所有的相处,有障碍有隔阂有误会了,洗个头就可以什么都忘记,重组剧本重头再来,再重新认识,那就好了。


曾经有人问我,“如果我有一天我离开你了,你会怎么样?会像电视剧演的那样,剪短头发什么的吗?”当时我坐在马桶盖上,他帮我吹头发。五指插进头发里,再温柔地抖动,洗发水的香气因头发被加热,而变得更香更好闻。浴室里的水汽包裹着我们,幸福大概就是这种温热的感觉。

“离开你,我不会去剪短。”剪短发头,并不能代表我离开一个人的失望和决心。我只是不愿做,不是不敢做。要放弃一些曾经深爱的东西,我要去做一些从前不敢做的事。“我大概会去打耳洞,如果我真的不再爱你。”后来我们分开了,当时他去纹了身,很大的一个,在腹部最柔软的位置。两年后,我在别人的陪同下去了打耳洞。


网上流行这样一个梗,“待我长发及腰,少年缺娶我可好?”

好像少女浪漫的事情,都与长发飘飘有关。可人生很长,有人来有人走很正常,你得习惯。还没等到下一个人,头发可能就分叉得厉害,连Tony都劝你该剪了,而这并不是他为了冲业绩。


头发短了会长长,发色不喜欢可以染,要直要卷随你意,总会给人错觉:这是可以重来的,可以改变的。

但其实,人即使再见,都是没办法换个身份,重新认识的。

美好在第一次相遇就开始,被你们一次又一次地拿出来怀念,缺点却在相处的过程中慢慢暴露,分手匆忙再见根本无需多说一句。

人生很多事情,无法推倒重来,像分叉,是不可逆的,只能剪掉。所有说可以修复的广告,都是骗人的。

而发型师,大概是个嘴最甜又神奇的职业吧。Tony总能说服顾客在头发上做更多的文章,但换发型如同整容一点都不假。你不办卡不充值不成为VIP,下次再来他一如既往愿意跟你朋友,“我叫Tony,你呢?”

人生只若初见,说的大概就是理发店。


By:说多了小姐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人生只若初见,说的大概就是理发店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18-07-11/137481.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