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仓鼠

仓鼠

2018-11-23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第二只了。


笼子放在离门很近的矮桌上,他一进门便发现了。仓鼠侧躺在饮水器旁,一眼便能看出已经僵硬了。他站在门口,微微愣了一下,抱着一丝希望走到笼子前。他轻轻地晃了晃笼子,仓鼠仍是躺在那里。他不想伸手去碰,即使心中仍想着或许只是睡着了。但,只一瞬,他已经能想象出那具躯体通过指尖传递来的冰冷和僵硬,那种感觉实在引起不适。


仓鼠是面朝着侧边的饮水器躺着的,他可以看见仓鼠微张着的眼睛和嘴巴。


至少,比起之前那只,它走得很安详,脖子上也没有被撕开一个血口。他想。


这个想法让他终于克服了不适感,试图把仓鼠拿出来。但碰到它的一瞬,和往常的柔软完全相反的触感让他立刻收回了手,动作也有些发僵。


真的,不是什么好的感觉。


于是他便蹲在笼前,思考着可能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木屑铺的不算薄。虽然降温了,但室内并不冷。食盆里还有没吃完的食物。笼里也没有另外一只仓鼠。


最可能就是冷死的了。


这是他得出的最终结论,在那个人回来之前。


他是背对着门的,那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怎么了?”


“仓鼠死了。”话一出口,他便愣了一下。是语气,那种轻松甚至几乎是略带笑意的语气。虽然,说实在的,他心里也没有那么沉重,但还是产生了一些矛盾的感觉。


“...”那人沉默了几秒,拍了拍他的肩,“别难过。上一只是怎么处理的?”


他想起了那只颈侧粘着血迹的仓鼠。他那时没敢细看,只知道自己看到了血,隐约是有个口子。那人并不在身边,他忍着不适的感觉将那只可怜的仓鼠的归宿定在了垃圾桶。他完全没办法面对那具遗体,哪怕再多一秒。现在想起来,他感觉有些不安和愧疚,于是没好意思告诉那人。


“也没有很难过。”


这是实话,毕竟也是条生命,多少会有些愧疚,但更多的复杂的感情还是在跟自己较劲。占据在他心头更多的还是“自己哪里没有做好”之类的想法。


“我们再养两只吧!这次一定会更细心地照料,让它们寿终正寝的!”他抬头看着那人,并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那人看着笼子里仓鼠,又转回视线低头看他:“说实话,你真是有些无情。”


他冲那人眨眨眼,转回头去看仓鼠,声音有些低:“先找个东西把它装起来,找个地方埋了吧。”


那人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是我的话让你产生了愧疚感?”


“不是。”他摇了摇头,又点点头,“也算是吧...更深点,是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不是因为它死了,而是因为它的死在我心里似乎无足轻重,我为此感到内疚。”


“你很矛盾。”那人胳膊从他腋下穿过,把他拉起来抱进怀里,“本质上是个感情淡薄的人,但一经人提醒你又会为此感到不安。你对外界事物的感情大部分源自你的道德观、责任感以及,你所说的,负罪感。”


“很多时候,并不是发自内心的情感。而是你的理智告诉你,你该这么做,你该表达这样的情绪,拥有这样的情感,否则就是不对的,会让人厌恶的。”那人扣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直视自己,“对我也是。”


“不对。”他打掉那人的手,尝试着从那人怀抱里挣扎出来,但没有成功,于是放弃了,窝在他怀里继续说,“我只是对于何时该拥有什么样的情感这件事有些迟钝,这让我经常有些ky...嗯,没办法,所以只能更依赖理性的分析去选择感情的表达。”


“但这不代表我的感情都不是发自内心的!”他抬头瞪着那人,“包括对你的感情!”


那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到他开始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躲避那人的目光时,那人却放开了他。


“先料理一下它的后事吧。”


“...哦哦,行...行吧。”


他们把它装进了一个很简单的小礼品盒里,在楼下的桃树下找了个位置把它安葬。


“我觉得我晚上会做噩梦。”他拍了拍手,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


“我甚至想把它...咳,像上次那样处理,很草率的那种...对它实在是不太...尊重。我觉得它晚上可能会来找我。”


“我说了,你有些时候是个很冷漠甚至无情的人。”


那人伸手把他揽进怀里,带着他往回走。


“你要是怕,晚上给你抱紧点好了。”


“这不是怕!这是...唉,算了。”


“不过,它也不是无辜的。”


“...是啊”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仓鼠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18-11-23/166587.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