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明明你也很爱我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明明你也很爱我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2019-04-12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1

  如果说有哪些女生能够让我最为佩服,那么我觉得阿璃一定是在其中的,也有可能是没有之一。

  阿璃是我见过最棒的女孩了,从小就家境优越,弹的一首好吉他,学习很棒,校女排最好的二传。总而言之,她大概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在我的印象里,她大概永远那么熠熠生辉,不是我可以触及的女孩。不巧的是我妈妈和她妈妈是好友,于是我就从小被我妈和她无情比较。不过好在我没怎么和她一个班,这种幸运一直持续到了初三便戛然而止。

  她刚刚转来我们班的时候,有点窘迫,低着眉头,不过在老师的介绍下,她还是很彬彬有礼的给了我们一个微笑。虽然我和她见过不少面,但是对于她我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可是我后面那个骚包同桌,在我屁股后面踢我,用笔疯狂的戳我,说她笑起来真好看,我只能说句“哦”来回应一下。那时候班上留下三人坐一排,我们旁边刚刚好有个位置,老师也就没有任何犹豫的把她放到了我的旁边,我那可爱的同桌还在遨游神思,与周公座谈人生大事。我没得办法只能把他推醒走个欢迎的表面仪式。他轻轻张开了眼睛,微微抬起头,稀松的头发在趴在桌子上的时候乱成了鸡窝。他应和着抬起头说了句,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贼船。

  谁都没想到当初的那次抬眸,却斑驳了整整5年的时光。

   2

  如果说阿璃是别人家的孩子,那么我的同桌冯爷至少是个不太安分的人。在那个全民许嵩,徐良,陈奕迅的时代,只有他在唱着Rap,听着英文歌,虽然不太记得他唱了些啥,但是至少他看起来很拽。他几乎从来不和我们一起看什么知音漫客,故事会,小说绘什么的,对于他而言,马克吐温,欧亨利才是他的书桌常客,他总是看起来和我们不太一样。他长的白白净净,高高的个子,笑起来很好看

  冯爷的外号,也不记得谁取的了,反正那个时候总是外号比名字喊的次数多。以至于多年后的我,很多人的名字都记不住了,只是依稀记得那些形形色色的外号。

  在阿璃和我说她喜欢冯爷之前,我从来都不敢相信她会喜欢那样一个有点二逼的文艺青年。在我眼里,能配得上阿璃的,一定是那种人中龙凤,白马王子,从未想过一个骚气的文艺青年会是她的菜。冯爷的眼里大概只有春夏秋冬,他呆的像个木头,他总是笑着看雨雪霏霏,悲伤感叹春去秋来。

  直到我在他书桌最底下的那本书压着的十四行英文酸腐情诗,看到最后的结尾我才明白原来,一开始的不在乎是所有的情深似海。我不禁拿着那几句诗和阿璃打趣他,说到是谁迷惑了我们的大诗人,他从来没有那样暴怒,跳起来把那张纸扯过来,尽数撕了个精光。待他走后,忽然我拾起了其中的碎屑,看见了背面一遍又一遍的璃字,原来我们好像戳破了什么,就像你好好呵护的东西忽然被人戳戳点点的感觉。

  于是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了红娘的必修课。夹在中间的我总是那么尴尬,那时候的我们大概都是太腼腆,天天和喜欢的人面对面走过,却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僵局,直到中考的悄然而至,因此被打破,没有任何意外地,阿璃直接被提前三个月预录上了市重点。

  直到阿璃离开前,冯爷还是忍住了那份冲动,不过最后终于还是爱恨分明的阿璃开了口,在暮色垂临的茫茫星光下,两个人第一次拥抱在了一起。冯爷给了她一个约定,等他三个月,他会去到那里的。第一次没有十四行,没有诗句韵脚,没有词曲平仄,那个浪漫的文艺青年,许下了他最诚挚的诺言,即使它也是那么幼稚。

  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故事的男主,最后毫无意外的落空,成绩出来的那天,他剪掉了全部的头发。

  在那样好的年华里,我们谁都没有对错,只要爱过,大概便不辜年华垂落。

   3

  我中考升学宴的那天,阿璃也来了因为那也是阿璃的升学宴,我和阿璃在同一所高中,可冯爷却失了约。电话多少次,都打不通,终于在那天快结束的时候,冯爷给我打了一通电话,他在那边沉默了好久。窗外的雨点淅淅沥沥,撞的玻璃几乎碎成碎片。

  然后开口第一句就是你吃饭没有,我反身就是一堆话怼你了回去,吃饭?吃你妹啊,女朋友升学宴你不去,兄弟升学宴也不去,那你要干嘛,你是觉得这一次考试就是一辈子了吗?你他妈的能不能有点志气,起点低了点儿又怎么样,那不是富二代的都不用活啦?

  冯爷安静地等我说累了,就说一句话,“以后照顾着她点儿,我要走了。”当时心里一惊,想到莫不是爱人两地分居这家伙寻死吧。没等我的内心小剧场开播,他马上又补了一句“我要去北方了,我爸妈在那边定居了。”

  我微微平复一下后,问了一句话“阿璃呢?”

  “如果爱情一开始的模样就是令人窒息的距离,那么我觉得断掉那根拴着风筝的线,不是更好?”

  冯爷离开南方小城的时候,我和阿璃都去送了,阿璃说如果还爱的话,就允诺三年之约,我们终将会相遇的。冯爷一句话都没说,沉默很久以后,拥抱了阿璃,就像最开始的那次拥抱,却又相差甚远。在他终于离开之后,那时候正好下了一场雨,最后肩膀被湿润的,也许是雨吧。

  阿璃的高中依旧像以前那样,优秀丰富,却又不失绚烂,她总是那么熠熠生辉的女孩,在她最柔软的时候,她都会选择尽量不哭出声来。每周会固定的与冯爷通话两次,在4G流量几百兆50块的时候,她每个月都会省几百的话费,给他买礼物,记得他们的每一个纪念日。他也会给她送些纪念物,虽然用不上,但是总会让阿璃视若珍宝。简单而又晃荡的异地恋在两个人之间,维持了整整三年,即使阿璃无数次一个人半夜跑在学校操场上,哭着想念,即使冯爷无数次宿醉和我通话聊她,长谈心碎。他们都不会对对方说一句难受的话或者表情,因为那样的话,怕另一个人担心也怕另一个人难过。

  高中三年的时光,于我们而言,是回忆与青春,对于他们而言也许更多的是互诉衷肠还有一个人的负重前行。

  在毕业晚会那天,冯爷坐着飞机赶了回来,在那个炙烈繁茂的夏天,一场大雨冲走了所有的炽热。那天阿璃喝的很醉,因为她终于可以说完他全部的委屈了。也哭的撕心裂肺,三年没见冯爷变了很多了,不过也是啊,三年了又有什么东西是不变的啊。他左手拿着伞,右手抱着几乎醉掉的阿璃一路。他们走的好慢,似乎想要走完这三年所有亏欠她的路。

  故事的结局天各一方,当录取通知书来的那天,阿璃如愿以偿进入了祖国最好的大学,一个人踏上了北上之旅。而冯爷最后去了温暖而又湿润的南方,在广东四季如春的季风里,继续着他的一个人漂泊之旅。

  冯爷初三那时候和我讲过,等他长大了,要带阿璃去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因为她怕冷,也怕他伤春悲秋。

  阿璃和我说,她只想和冯爷在一起,熬了三年,又要四年,很多东西等着等着就变了。

  上次去广东的时候,冯爷又喝醉了,窗外下着雨,电视上播着台风登录,会有大雨。我问她你那么喜欢,为啥最后还是分了。明明知道你也很舍不得,可最后为啥也没挽留他。他趁着醉意涌上心头,给阿璃打了个电话。在转入留言时,他只轻轻说一句,就像当年那句欢迎一样,轻描淡写却深沉如海。

  他說,下雨了,余路记得执伞。

相关阅读:

这不是爱情的样子

致爱人

爱情与光阴

枷锁上的爱情【原创】

可爱的你

痛爱【推荐】

恋爱高手

爱与喜欢之间【原创】

爱与不爱

爱情需要用心呵护

版权申明:本文 明明你也很爱我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190412/171810.html

  • 评论(4)
  • 赞助本站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