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冥想竹

冥想竹

2020-03-15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昨天K进来换鞋,我跑过去亲了下他的脸,结果被反杀推在墙上亲。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是你今天没刮胡子吧,整个脸变成大型刮擦现象,但又舍不得逃,还是捧着他的脸使了劲儿吻回去。

和K makeout的时候我特别喜欢睁眼偷偷看他,homemade porn里两个人一脸满足微笑互看的场景我从前从没经历过,现在好了,舍不得闭眼看不够。Farm boi激动的时候小脸红扑扑水淋淋自带腮红可爱极了,我给朋友看过K的FB头像,他站在他们楼门前,背后模糊辨别是路旁的枫树,光线好极了,他笑得很开,头发金光闪闪,脸上自带腮红。

我朋友看了眼,嗯,你去美国两年纯朴了,现在喜欢高原红男孩了哈?


但我后来另有一次换到上面,平时K在上面的时候一声不吭,下去了就眯着眼睛整个人一脸迷幻,又和床一样吱吱呀呀(?)叫个不停。他太好看了,他太好看了,我出神了一两秒上帝视角,有种我一定很有钱吧的错觉,然后忍不住笑出来。他看我盯着他看又睫毛弯弯眼角纹路笑成花,然后把我整个人拉低贴在他身上,继续往我脸上凑。

我那天粗略估计了一下,我和K上床的时候从kiss hi开始到结束,可能有80%的时间都在接吻,接吻好像才是正事,顺带penetration,然后又迫不及待回到接吻环节。我有一次被别人感叹过you really like kissing aren't you,我愣了一下我说你不喜欢吗,对方说yeah but not too much。

It's never too much between us,好像永远都吻不厌似的。


K这个情况,长得帅(or符合我的心意)加5分,合得来则要加两百分。我此前费劲巴拉苦心钻研完全“似乎别的男的都喜欢啊”的高难度战术,勉强被他配合了几次后很快叫停,回到我最喜欢他也喜欢的comfort zone - 讲道理,comfort zone之所以为comfort zone自然有它的道理,好不容易都comfort,为啥总要跳出去啊?想停在这一秒算了,只要能伸手就抓到你,哪一秒都行,哪一秒都快乐极了,或者一定要选,就选昨天被你压在沙发上makeout的时刻,我一秒的空都抽不出来,好不容易趁你换个角度时偏过头大喊,喂,你知道我们现在正对着落地窗,窗外就是我们小区的主干道吧??

K:“oh no“,然后回头去看窗户,重心不稳从沙发上掉下去。我咯咯咯笑个不停,赶紧起来拉窗帘,回来发现他脸朝下趴在沙发底下,酷似鸵鸟附体的一只熊。我说你干啥,他说我也不知道,啊啊啊啊啊。

我看他趴在那里的时候脑子里忽然闪回复联里美队把另一个时间线的自己打倒(趴)在地时说了一句,that is american's ass.

That is american's ASS! 我何德何能!!

我住的贫民窟没有空调,后来K在厨房做饭看着窗外,说你们这个房子很像苏联时期的建筑。我倒吸一口冷气,you're so fucking mean, that's where I live,他赶紧摆手说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建筑外表很统一,我说行了不用挽回了,他小声说,但你这间还是很可爱的呀。

我把K从地上捡起来之后,K拉着我的手蹬蹬蹬往楼上跑,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驾轻就熟,他嘿嘿嘿一笑,我也觉得超开心,室友去DC了整个房子都空了,不用一边睡一边开背景音乐了!有一次我室友在家,我这个人又很吵,就赶紧开了个netflix混淆视听。K当时在后面抱着我,头埋在我肩膀上,我说你想看啥,K说I really don't care,但这种时刻选歌就很关键,别迷惑了室友但我这边吓软了。

但今天都不需要了!我们俩门也来不及关,K就抱着我很小心把我放在床上。二楼太热了,又刚下完雨,我们俩很快变得湿淋淋,我头发湿了一片。我看着他热气腾腾马上要羽化蒸仙的样子,抱歉地说,啊要不要开个风扇?

K想了想,要不要去take a shower?


我表面:镇定地点头并起身

我内心:woooooooooooooooow


所谓刚才所说的两人合拍加两百分,在全新关卡中就变得尤为重要。我虽然强装“呵我身经百战”进了浴室,下一秒就卡在那里,丧气地说“然后呢”。K说hmm我也没试过,但你可以调水make it warm?我说好,然后跟从来没用过这个淋浴一样,左调右调调了三分钟。

我本来以为这种场景都很awkward,但此时合拍的两百分就可以用上了。头发湿了一小片觉得难受,但全湿了糊在脸上则完全抛之脑后。K的睫毛上粘了水珠,而我浴室的灯是暖黄色的,他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毛茸茸好像闪着光。他抱着我的时候背对着水,整个背摸起来被水冲得很凉,但贴着我的那一面又烫到不行。我被这种微妙的拉扯感彻底turn on,拽住他用力吻他的脖颈,用力不好就要滑倒,但他总能稳稳接住我,然后搂着我再凑下来。

我们似乎各自打了很多个滑很多个趔趄,但还好彼此尚在,只是惊叫一下然后笑出来。


我和K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一种暂时与世隔绝的感觉,处在当下意识不到,后来回想起来,才觉得在那间小小浴室外的一切我都毫无知觉。我是个太容易被distracted的人,但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自动进入flow,白噪音自动消除,只有你,呼吸近在咫尺。

K头发被打湿,手臂上挂着水珠,抵着墙吻我侧脸的场景我心里默默拍了照,大概还可以回味五十年。我心里又得意起来,觉得我自己湿淋淋的样子一定也很性感吧!于是回去拿套的时候在镜子里认真端详了一下自己,一句fuck没忍住爆了出来:睫毛膏糊在眼袋上仿佛鬼畜眉毛,双眼皮贴被水冲走大小眼,粉底也晚节不保痘印若隐若现。

K在浴室里喊,babe r u okay, 我说你等一下哦,我补个妆就来。


这当然是玩笑。但我最喜欢和K在一起的一点,就是能感受到他扑面而来的喜欢,这种喜欢无孔不入,在每一个他的吻里、抚摸里、抵在我额头上的注视上,都呼之欲出。我当然明白这一刻的喜欢和我们都回到现实世界中之后的感情有任何联系,但没有关系,有这样一刻也好。

前两天我看到友邻(不确定她希不希望被cue。。。)引用的厄普代克和刘瑜的一些话,觉得切实极了:

“爱情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可以遮蔽一个人存在的虚空,爱情的渺小之处在于它只能遮蔽这个虚空而已。对于解决自我的渺小感,爱情只是伪币”
“我想之所以永远有这么多人在忙着得到爱失去爱抱怨爱唠叨爱,除了伟大的化学反应,还因为爱情是成本很小、“进入门槛”很低的戏剧。如果要以做成一个企业、创造一个艺术品、解决一个科学难题、拯救一个即将灭绝的物种……来证明自己,所需才华、意志、毅力、资源、运气太多,而要制造一场爱情或者说那种看上去像爱情的东西,只需两个人和一点荷尔蒙而已。”
“于是爱情成了庸人的避难所,于是爱情作为一种劳动密集型产品被大量地生产出来。说到底一个人要改变自己太难,改变别人更难,剩下的容易改变的只是自己和别人的关系。在一起,分手,和好,再分手,第三者,第四者……啊,枝繁叶茂的爱情,让一个可忽略可被替代可被抹去而不被察觉的存在,看上去几乎象是生活。”


但我并不因此觉得羞愧或沮丧,反而因接纳了真相而觉得透彻极了。

他就在耳边的情话和温热的肉体打破了我因虚空而对存在感的质疑,收集才华、意志、志愿、运气很难,但荷尔蒙和恰到好处的陪伴也同样难极了。

认识K后断断续续十几次的见面,每次都好像为我充好了电,又可以鼓起勇气去面对shitty life里的难关了。

我觉得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他。He's genuine, he's passionate, he's always in the moment.

And I was there with him.


后来我们吃饭,K看到我桌子上有根竹子,就问我这是啥植物。我说bamboo,他说这绝对不是bamboo,我??

大概就是这样,但我只有一根,现在长老高了(以及这么两根竹子卖15刀加税,美国人的钱真好赚啊)

我那根竹子是学校心理健康周送的,我当时也很懵,心理健康跟竹子有啥关系。后来才明白这种东雅植物是禅意休闲的代名词,一般和瑜伽、冥想联名出现。当时领竹子的场景也很搞笑,一堆本科生在活动中心的大厅排队,远看非常像难民排队等领救济粮,走近一看,一人领了一根竹子,插在小纸杯里,发竹子的同学满脸笑容声音空灵,you have a great day。太白了,这个场景太白了。

但K还是在说,这哪是竹子,这和竹子都不是一个属吧。我:(我为什么要在意这些)而他很快拿出手机来查,并保证一定给我一个确切答案。

我:(I didn't even ask)

后来他说他上次看到一条新闻,说武汉种了一批啥啥树(我并没有听懂),然后被人偷走放在黑市上卖。我说我怎么不知道,他又搜了一下,结果还是WSJ的新闻(链接在这,我没有乳滑)然后他跟我分析说,这个xx树的确很贵,但这个xxx就没有必要偷,而且很难活。我当时饭吃一半脑力还没有恢复过来,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些,后来没忍住终于问了,K挠挠头开心地笑了笑,because I'm a plant guy呀。

(顺便说一句,我实在不知道给本文起什么题目了,就这样吧。。。。。。。。)


K很久之前跟我说,他报志愿的时候填了plant science,就是觉得有些时候和人比起来,他更喜欢植物。

我大比例赞同他这句话,但更多时候我觉得我喜欢他超过我喜欢地球上任何一棵树。

(对不起)


后来我们倒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可避免地聊到政治。我表达了前两天我在豆瓣上说的,对全球各个国家地缘化、民族主义化的趋势表示担心,K表示赞同,然后和我列举各国领导人,brazil is a disaster, germany is fine (but in danger), britain is skrewed, japan… is japan still here? 我咯咯咯笑,说Turkey is scary too, 他说oh yea, Recep Erdogan is the most Trump-ish leader around the world.

我们就这么数数数,数到最后说还有谁,他说oh yea and your guy is scary too, he doesn't look like to scary though,我说probably, but that's the scary part right? You don't feel threathened, burtyour consititution is fucked.

我说the day I heard he eliminited the two 5-year president term limitation from the law, I literally cried, I cried so hard. All I was thinking is "crap we're screwed" and all question marks: where's this country heading to?

他伸过一条胳膊来抱着我,说it's scary everywhere. Are you happier when you're in the states?

我说this is probably the best two years in my life. 他说为什么,我说不好,脑子里蹦出前两天看到友邻的那句“国外的大家都很喜欢我,而在国内大家都想把我修好”。


2016年那次,K当然是投了蓝,但他不喜欢共和党的点不是在于racism or xenophobic,而是共和党leave everything to big money,完全让市场主导经济那一套。

我说这和我印象中川普号召的不太一样啊,我听起来川普的意思怎么好像是政府干涉一切,哗你们的股市也好了,就业率也上去了,your america is great again,底层人民纷纷叫好,投投投。

他说那是他宣传的这样,把经济好转和政府管控联系在一起完全是强加因果。K自己是纽约上周一个小城镇长大的,他说你最近两年听到的这些很刺耳的种族主义言论,相信我,我从小听到大。我也太熟悉共和党团结底层人民、让美国属于美国人那一套,所以我也更清楚这些都是谎言。

他说到这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觉得大选很好全民民主很好,但问题就是太多美国人遇事根本不动脑子,竞选言论一听哇let's MAGA,然后being fucked,too late, the whole world is on fire.


我们有几秒没有说话。我觉得有点难过,又或许是太累了。

我把他的胳膊拿起来绕住自己,斜躺在他胸前。

他没有讲话,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我的头发。


这是另一个和他在一起的时刻,回忆起来时我对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我完完全全沉浸在那个瞬间,没有任何被分散精力的想法。

I am all with you, or I am at least all with myself, thanks to you.


那是一个雨后的仲夏夜,湿地吸收走所有的杂音。

我本来想带他去看萤火虫的,因为暴雨作罢,我还因此懊恼了一小阵。

但倚在他肩头半睡半醒的时刻,又好像觉得,一切都没有关系,这样也很好。


(车祸现场改日再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能不能先甜两天)



相关阅读:

冥想——繁忙生活中的情绪中转站

冥想练习可以改变人的大脑

冥想春天

冥想的开关之叹气

感受当下:觉悟生命的法则|读《初学者的冥想书》

《自控力》正文:训练自控力,提升自控力极限,跟着这本书来就对了

《人生的智慧》——给我一支舞的时间

2018-04-13

我要变美第四天

世界上有一种,哪儿也不去的旅行

版权申明:本文 冥想竹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200315/248560.html

  • 评论(4)

哔叽文学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