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意志力的贝叶斯理论:为什么别人能坚持的事,你坚持不下来

意志力的贝叶斯理论:为什么别人能坚持的事,你坚持不下来

2021-04-06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P(A|B)=[P(A)*P(B|A)]/P(B),所有其他的都是注解。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的编译团队,专注于科技、商务、职场、生活等领域,致力于引进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趋势。

编注:人与人的区别往往在于能人所不能。有能力的人不能做到的关键是要有坚强的意志。但是意志力到底是什么?意志的形成过程是怎样的?有什么影响因素?斯科特·亚历克斯德提出了他的理论。这份原始文件发表在他的个人博客上,名为:TowardABayesianTheoryOfWillpower。

画重点: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意志力视为贝叶斯过程,试图用不同类型的证据来进行统计。

相互竞争的心理过程有3种:

不要做任何事。

去做那些能给你最好的东西。

有意识地计算一下要做什么事。

人脑是一个推理引擎,是一个权衡证据和得出结论的机器。

每个心理过程都会提交“证据”,大脑计算出证据的“可信度”,并用Bayes对权重进行分析得出结论。

多巴胺表示一种假定的证据量。

意志力的缺失应该被视为两个大脑区域之间的不平衡(理智和直觉之间的不一致),因此放慢了将智力证据转化为行动的速度。

1.

意志力是什么?

5年前,我曾经评论过Baumeister和Tierney关于这个话题的书。研究人员初步得出结论,这是将葡萄糖分配给大脑的一种方法。但其关键结果却无法再现,那些对葡萄糖生理有较多了解的人说,这种说法缺乏理论依据。

罗伯特·库兹班是葡萄糖理论中最可信的怀疑论者之一,他提出了自己的意志力模型:意志力模型是将机会成本降到最小的方法。可是为什么我的大脑会认为,玩《文明》10小时是没有机会成本的,而花5秒钟去整理餐具却有如此巨大的机会成本,以至于可能会让我永远陷入贫困?我找不到意志力或需要努力的主观现象与实际机会成本之间的联系。

精神疗法起源于一种传统(KajSotala等人对此作了恰当的阐述),它将意志解释为心理主体之间的冲突。可能是因为“次主题”(“我”)想坐下来准备考试。然而,一个子主体可能代表了家长对你施加的压力,要求你在学校好好学习,这样将来就有可能成为医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另一个子主体则代表了你想退学,想成为音乐家的愿望,即使“在学校好好学习”这个子主体现在排在榜首,但“成为音乐家”这个子主体仍然很强大,强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故意阻挠你,让你感到难以理解,无法安心学习。这一情况常常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你需要进行充分的心理治疗,帮助调节你内心的这些小团体,从而使你再次获得强大的意志力。但是,这一说法的实用性主要体现在心理疗法的书籍中,而在现实生活中却少得多。而且,童年所受的创伤又会是什么导致我的孩子那么不喜欢洗盘子呢?

以上观点我并不赞同。在我看来,意志力应该被看作是一个贝叶斯过程,比如试图统计不同类型的证据。

2.

在我的模型中,将有几个不同的心理过程,它们相互竞争,看谁能决定你的行为。一种是先验不变假如你什么都没做的话,就待在原地等着。其次是纯强化型学习者,即“做任何能给你最大回报的事”。三是你对于要做什么事的高层次、有意识的计算。

这将为你的基底神经节(做出行为选择的大脑结构)提供“证据”。正如你用来把模糊的感觉材料(sense-data)分解成感觉,或用来把冲突证据分解成信念,它使用了相同的证据处理结构。他将利用这些结构来处理关于哪个事物最有价值的矛盾证据,提出下一个事物最有价值的假设,然后采取行动。

在此之前,我引用了斯蒂芬·古耶内特关于七鳃鳗(作为模式生物的一种简单鱼类)的动机系统的观点。盖耶内特说,脑部的不同区域会对基底神经节进行“投标”:谁的投标最高,谁就能决定七鳃鳗接下来该做什么。而且他们的“货币”是多巴胺。“如果附近有捕食者,那么远离这些捕食者的地区将给纹状体带来非常高的价格,”他写道。

这个经济隐喻很有趣,但预测编码团体做了不同的比喻:他们将其表达为“可信度”或“证据等级”的具体计算。因此,关于七鳃鳗的另一个想法是,远离捕食者区:“我有很强的证据表明,现在远离捕食者将是最佳的选择。”其它地区也会根据自己喜欢的任务提交证据,而基底神经节则会利用贝叶斯分析证据的重要性,然后逃离捕食者。

这样,决策过程就和大脑的其他部分联系起来了。在最深层的意义上,人脑并非真正的拍卖或者经济。但是,作为一个推理引擎,它是一个权衡证据和得出结论的机器。你们的知觉系统就是这样——他们会权衡各种证据,以决定你们所看到或听到的是什么。你们的认知系统也是如此,通过权衡各种证据来发现哪些信念是正确的。

或错误的。多巴胺会以可预测的方式影响所有这些系统。我的意志力理论断言,它也会以相同的方式影响决策——它代表的是一个假设的证据量。

三、

实际上,我们可以看一下多巴胺能药物的某些效用,从而进一步充实这一画面。

兴奋剂会增加额叶皮层的多巴胺。这会让你对自己的信念(比方说,可卡因药物使用者确信自己跑得比那辆警车快)和某些时候的感知(例如,某些兴奋剂滥用者会产生声音幻觉)更有信心。但它也会改善意志力(比方说阿得拉可帮助学习)。我认为所有这些都是增加附属于“信念”(表面上)的证据强度的结果。额叶皮层包含的高级意识过程占比高得不成比例,它会告诉你(比方说)去做功课,因此药物人为地使得这些过程跟与边缘系统中的低级强化学习过程相比显得“更有说服力”。这也使得他们能更好地克服玩电子游戏这种强化类的事情的欲望,也能让他们更好地克服先验的呆着不动(这会让你只想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干)。于是你就会选择做功课。

抗精神病药物可降低多巴胺。在服用低剂量的抗精神病药时,患者可能会感觉自己的意志力稍微差了点。如果剂量太高,高到我们不再服用时,患者可能就会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不起床吃饭喝水或上洗手间,甚至连避免压疮的挪动都不做。现在,额叶皮层的意识过程不仅不能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来克服静止的先验,甚至边缘系统的本能过程(如“你应该吃东西”和“你应该避免痛苦”)也无法说服你了。你就这么入定了,永远地保持着一动不动(或者直到你的医生降低了抗精神病药的剂量)。

相比之下,服用兴奋剂的人坐立不安,嘴里嚷嚷着“我得出去走走,现在就出去”之类的话。他们的系统里面含有大量的多巴胺,多到任何暂时的冲动都足以克服之前的一动不动,并引发行动。如果你通过使用大量的甲基苯丙胺或者掩盖安定药的副作用导致某人的多巴胺系统瘫痪,就会让人产生不自觉的抽搐,抽动以及运动障碍——现在,哪怕是随机的神经噪声就足以克服以前的症状。

(不妨做个快速实验:请你转动食指一秒钟。然后整个手臂在空中挥舞一秒钟。现在请上下跳跃一秒钟。再在地板上打滚一秒钟。如果你跟我一样的话,你可能转了下食指,也可能挥舞了一下手臂,但是站起来跳一下似乎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在地上打滚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你没有去做这些。但其实这些动作并不需要占用你多少有用资源——比方说时间,金钱或机会成本。只不过最后两个动作需要的移动幅度更大,需要牵动更多的肌肉,所以你没那么情愿去做。

四、

当我在运用意志力遇到困难时,我认为这一理论跟我的内心体验是相符的。我的智力/逻辑大脑过程有做某事的证据(“知道教育系统是怎么运转的,知道做功课很重要,这样我才能进入一所好大学,然后得到自己想要的工作”)。我的强化学习者/本能的大脑过程的看法有点不一样(“过去做功课也从来没给我强化的感觉啊,倒是玩电脑游戏有感觉!”)。这两个心理过程会相互斗争。如果其中一个变得更强(比方说,老师说我必须明天交作业否则就不及格),它就会有更多的“证据”来支撑自己的观点并胜出。

这也解释了意志力的另外一个奇怪特征:足够的证据并未必会让你做某事,但是有时候压倒性的证据却可以。比方说,很多酗酒的人都知道自己需要戒酒,但却发现戒不了。他们只有在“触底”之后才能成功,也就是说,只有等到事情已经变得太过糟糕,以至于反对喝酒的证据已经多到“超出合理的怀疑范围”。酗酒会导致大脑区域出现部分失衡,以至于酒精的强化作用变得异常的强。强化系统对酒精的信念总是压倒理智系统对酒精的质疑——直到理智一方的证据已经强大到不成比例,超过原本不成比例强大的强化系统的证据时。

既然这样,为什么基底神经节不干脆自动赋予理智/逻辑过程特权,让你拥有无限的意志力呢?你可以给出一个进化论的解释——在过去,动物没那么聪明,它们的直觉更适应环境,因此,相对于强化/本能过程,当时的理智/逻辑过程不像今天的那么精确。只要那个系统演进了,对它们进行加权就是正确的,不管加权了多少。

但这也许给了我们太多的信任了。哪怕是在今天,逻辑/智力过程也可能是愚蠢的。因为错误的宗教去当了和尚/修道士,人类历史有数百万人没有自己的后代。如果他们听从自己内心的那个强化/本能过程而不是智力/逻辑过程的话,本来是可以避免这个问题的。道德法则说,我们应该把钱花在拯救挨饿的孩子身上,而不是为自己购买美味食物与名贵商品。我们的强化/本能过程让我们内心喊出,去你的道德法则,吃好喝好,有地位,适应进化才是正事。任何能说会道的诡辩者都可以通过智力/逻辑过程发动攻击;当他们这么做时,强化/本能过程会出来拯救我们;海因里希认为,我们成功的秘诀在于避免太过被逻辑思维所困扰。不过,如果你有家庭作业要做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这个理论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怎么才能得到更多的意志力?不,这没法立竿见影。我认为 “提供更多证据”来表明某种行动是好的的这种幼稚尝试终将失败。大脑没那么好愚弄,比你想象的要难。而且我也认为提高生产力这个领域进行的探讨其实已经非常深入了,如果一种理论方法马上就能战胜现有的非理论性的方法的话,那一定是会让人大吃一惊的。

我认为有一套一致的意志力理论最直接的收益,是能够更有效地反驳那些假设意志力不存在的观点,比方说Bryan Caplan的精神疾病理论。如果我是对的话,应该将意志力的缺乏看作是两个大脑区域之间出现失衡(理智跟直觉的不一致),从而放缓了让智力证据产生行动的速度。这个问题要想解决可不是小事一桩!

相关阅读:

享受比兴趣更能让阅读坚持下去

谈一谈“坚持”

宋庆龄:爱情中有过的坚持与骄傲

吵吵闹闹的爱情,你还能坚持多久

坚持自己的梦想

如何坚持,才能直抵梦想

坚持,一定要到底吗

坚持:时间是最好的答案

《燃点》——那些关于理想和坚持

做一件所有人蜂拥而至的事,不如坚持做一件你最想做的事

版权申明:本文 意志力的贝叶斯理论:为什么别人能坚持的事,你坚持不下来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210406/397850.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