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打工人每天的通勤成本,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

打工人每天的通勤成本,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

2021-08-03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一直以来,大多数人都是自行承担上班的通勤成本。然而,在疫情的影响下,以及城市经济和商业地产估值的变化影响下,有人却对这个问题提出了质疑。这篇文章译自Bloomberg,原标题是Who’s Really Supposed to Pay for Your Commute? 作者Chris Hughes在文章中针对前述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如果我们的生活最终恢复正常过后,在家办公在多大程度上还应该继续下去,这一冲突主要还是取决于一个中心战场:通勤的严峻性。

多年以来,大家习以为常的设定是,通勤者自行负责自己的日常开支,即便是更长时间、更昂贵的通勤,实际上也是从通勤者的工资中开支。如今,这项传统的非常确定之事却遭到了质疑。

对于通勤者而言,在家办公的受欢迎程度是最高的。在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去年12月和今年1月为英国特许人事和发展协会(U.K. Chartered Institute of Personnel and Development)展开的一项调查中,避免这种“一定距离”的路程,是支持在家办公的最常见理由。

据YouGov前不久为房地产分析公司Locatee展开的一项调查,在那些大部分时间或所有时间都喜欢在家办公的上班族中,62%的人都称他们的通勤时间过长。

在通勤时间较长的城市,这些因素都会延缓人们回归办公室生活,甚至在因新冠疫情暴发而引发人们的担忧之前,对城市经济和商业地产的估值都出现了变化。

在Locatee公司展开的那项调查中,来自伦敦的受访者普遍都在称他们的通勤时间太长、成本太高。那么,如果说伦敦回归到办公室工作模式的速度缓于英国其他地区,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2019年主要城市的平均通勤时间(包括步行、等车及路程时间)。数据来源:Moovit。图片来源:BloombergOpinion

据英特尔公司(Intel)子公司Moovit的数据,2019年,伦敦和英格兰东南部的单程平均通勤时间为45分钟,其中18%的通勤者都要忍受1至2小时的通勤路程。

在纽约和新泽西,平均通勤时间则为54分钟,其中27%的人通勤时间都为1至2小时,这一时间包括了步行、等车和实际路程的时间。

即便通勤会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但纵观全球,针对通勤展开的横向学术对比却寥寥无几。通勤者并不值得同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住在郊区或乡下,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他们还持有“季票(译者注:具体可能包括周票、月票以及年票)”。

这些文字都能体现出他们对幻想的破灭。相比于城市波西米亚主义(译者注:指那些希望过非传统生活风格、对传统不抱任何幻想的一种生活方式),更显而易见的是,他们被迫选择了每平方英尺的生活成本。

此外,要想精确衡量通勤的负面价值实际上也非常困难。公共交通或燃料以及停车的财务成本是一方面,路途本身的整体质量体验也是一方面。

一段通勤路程可能涉及到站在拥挤的城郊交通工具中,一般可能需要40至50分钟才能到达市中心终点站。路途中,还可能会每隔几分钟就停一次,每次停车有新的乘客进入车厢,要求已经在车厢里的乘客再往里面挪动一点。

住得比较远的人通常都会获得“一坐式”快捷服务。他们在起点站上车,然后找个座位坐下。列车会穿过美丽的田野与城镇,中途的停停起起都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乘客们会说服自己,这样的回家路可以让自己“减压”。但实际上,通常情况下,为了体验这种长距离交通运输服务而购买的季票的成本却是非常高昂的。

我们不得不依靠于另一些研究,关注在各种交通工具上耗费时间的价值,或者等车耗费时间的价值。而无论是哪种路程,人们都会在不同程度上感觉是在工作。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The 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教授吉尔·杜兰顿(Gilles Duranton)称,“数据显示,根据人们在路途上所耗时的价值,人们不喜欢通勤,就像不喜欢工作一样,对开车通勤的不喜欢程度稍微低一点,而对于一些耗时长久、拥挤且不可靠的通勤,人们的不喜欢程度则更高,甚至高很多。”

为了让雇主和雇员都受益,这种时间和成本是否不应该公布出来,特别是在像伦敦、纽约和巴黎等人们在公共交通上耗费大量时间的城市?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在大流行期间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

前不久,学者何塞·玛丽亚·巴雷罗(José María Barrero)、尼克·布鲁姆(Nick Bloom)和史蒂文·戴维斯(Steven J. Davis)的一项研究发现,雇员通勤时间中能节省下来的35%的时间,都投入到了雇员最重要的工作当中。

对于雇员而言,他们会理直气壮地认为,相比于在家办公,通勤肯定会让他们有所损失。

前文提到的Locatee公司的调查发现,对于在伦敦全职工作的人而言,他们希望能多拿5100英镑(约合4.5万人民币)的薪资,才愿意回到办公室工作模式,这一数额基本上约等于通勤年票的费用。

在大流行期间,在家办公节省了通勤季票的费用是一回事,但在与2019年同等方式工作的前提下要求大幅度加薪则又是另一回事。

巴雷罗等学者发起的另一项独立研究发现,如果要被迫回到办公室工作模式的话,有40%的美国职场人士都会选择重新找工作。

但对于雇主而言,这不可能仅仅是一个财务问题,它更多的是一个战略问题。

正如学者布鲁姆所称,全面施行在家办公的组织机构,有可能会变得缺乏创新,失去文化凝聚力。这些弊端需要时间才能显现出来。对于企业长期成功而言,有一群通勤的劳动力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当然,这些因素也在促进一种折中模式的形成,即几天在办公室办公,几天在家办公(至于准确地决定几天的问题,也是一场噩梦),还有更加灵活的上下班时间,从而错开早晚上下班高峰期。

布鲁姆说,对于前述的混合办公模式,人们会把它看作是7%至8%的加薪。至于雇主是否想要或者需要支付相同的涨幅来执行大流行之前的工作,那将取决于就业市场。底线就是,在面对竞争时,抢夺人才的公司不能独自控制招聘人才的成本。

年轻的职场人士现在可能不会去庆祝作为通勤者的议价能力。在各项调查中,住在市中心的年轻职场人士并没有特别支持在家办公这种模式。然而,无论他们多么坚决地抵制单调的郊区生活,当他们以后不可避免地成为通勤者时,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受益。

译者:俊一

相关阅读:

承担你的责任就好_600字

无所谓自己一个人承担_600字

我要打工了

上海打工记

打工记

(0904周记)第一次“打工”

我的打工生活

挣钱难

坚持+汗水=成功

暑假打工日记

版权申明:本文 打工人每天的通勤成本,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20210803/689184.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