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随笔 » 云雀叫了一整天(随笔)

云雀叫了一整天(随笔)

2018-03-16  分类: 杂文随笔  参与: 人  点这评论

(一)云雀叫了一整天
  早晨,整理十五岁前的日记,尾缀大都写着“今天真高兴”,秋高气爽,一切噪音很快地直上云霄,我偷偷把余先生的信,贴在墙角。
  蜷在被窝里不肯出来,天太冷,冷得发干,我躺着,赤裸着身体,我躺着好像谁的明月光,如痴,但不醉,一腔孤勇,前方没有吻,百转千肠,救不了你,救不了我们,缺一双毛线袜子,赤脚,脚尖渐沉了。
  最近最让我难过的是吃不下甜食,把月饼,掰出无数小块,和配了干红桂圆的高脚杯子,等待每一粒多巴胺粉尘,或者酒精。
  我有一条裙子,裙摆黑白,桂花图案,和冯女士刚从窖里起出的桂花蜜一样。
  夜里迷迷糊糊下床,只有几星光,和脚边的拖鞋,我在紫色的帐幔里翻找,我找不到我的眼镜,除了紫色。
  你从不叫我的名字,从不,因为我没有名字,这里的姑娘都没有名字,雨雾大把大把蘸着墨,我在浴室吹起温热的泡泡,潮湿,有一扇窗,有好看的香气,有逃跑的月亮。
  就像这个姑娘,令人绝望。
  
  (二)青红
  太阳落山的时候,这片黄土地满满的,洒下金晖,起风了,田里谷穗飞来飞去,光也飘来飘去,一整块,金红的,谷穗在笑,光在跑。有一次我去采马齿笕,穿过荆棘丛,田埂的土很松软,又硬朗,我脱掉布鞋,赤脚踩进泥土中,有田地在施肥浇水,远远地,一条麦黄色水柱,流向天的另一边,像极了母亲的脐带,“在阳光中寒颤,在冬夜里灼烫”,隐秘而伟大。我见过无数双眼睛,我喜欢的动物的眼睛,星辰大海,眼底清澈,我偏爱它们的脸颊,用手心轻轻地托着,随着骨骼与血液,沿着就要像彼此的世界里去,我太爱这份自由了,爱眼睛的辽阔,爱原始的纯洁。“我始终坚信劳动的富裕,我的愿望就在你的愿望中,如轮子在轮子中”。
  
  (三)梅雨森林
  我一直对雨无感,感到麻烦的是,积水弄湿了鞋,无论什么鞋,都会湿。小时候老师说:水是天空的润滑剂。我就好奇,为什么这种叫润滑剂的东西碰起来粘粘的,又苦又咸。长大我才明白,原来空气中有一种脏东西的物质。水是干净的,但经过空气后,就会变质。人们撑伞,不过是发现,雨太脏了。食物变垃圾,酒水变废水,好人变坏人,我开始怀疑,有什么东西是不会变质的。
  
  (四)加州之梦
  人们说这个宇宙存在平行世界,在那里你可以和心爱的一切相逢,我常常琢磨不透,既然有那个世界,为什么人们还是不快乐,我每天点同一杯酒水,有很多人在我身边哭,喝醉,然后再哭,你分不清最后吐掉的是酒水还是泪水,算不算难过,是不是悲伤,我只知道,没有人是真哭了。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本文 云雀叫了一整天(随笔)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https://www.bgee.cc/zawen/87320.html